落伍小说 > 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 第1039章 都给我滚蛋

第1039章 都给我滚蛋

作者:掇刀虎牙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帮子二愣子都是锅炉厂的职工二代,辉煌的时候都享受过,没落的时候闹事也是主力,锅炉厂的领导层也希望他们的存在能带来一些好处,所以他们混的比那些普通下岗职工好。

    锅炉厂的人用陈天星的话说都是二皮脸,从上到下都是枯狠穷横,经常闹事,每次都是被训一顿,特别是江万平还在山南道的时候,动手打人的时候都有,但时候总会得到补偿,这就够了,领导层转移了矛盾对象,职工们发泄了情绪,然后继续过着穷日子,谁也不怨谁。

    这次陈天星打人的计划,大部分内容都与老王头商讨过的,对应政策也跟钱云路报备过,这两人知晓个七八分的样子,老王刺史是从哪个年代过来的,知道发动群众游行示威的威力,也提议过煽动锅炉厂的人去堵欧阳经天。

    但陈天星断然否决了,一来是他对锅炉厂的那帮子人膈应的很,这帮子穷横之人骂他汉奸的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忘怀;二来,他陈天星觉得还是要稳妥点,不希望这帮子不可控的队伍来帮倒忙;陈天星说了要真到那一地步,去吉庆街和精武路喊人也能喊上几百号,还有鸭脖子工厂和天香电子园,最次还有楚州大学这些大学生呢,上次音乐节能喊到几万人,喊人来游行只要出钱,喊个几千人没问题的。

    最后还就是这个钱的问题,陈天星不愿意出这个冤枉钱,跟锅炉厂搭上交道那就是个无底洞,那帮子人顺杆子粘上你摆都摆不脱,于是老王头也就作罢。

    这次事情的发展大致还是沿着两人商议的路数来的,打人隐身,刻录光盘,发动律师和记者,联络人大代表威胁,每一步都很完美,只是老王头都不知道陈天星打人居然是真打,还打残了几个,但陈天星完美的录像剪辑摆脱了嫌疑,让老王头这几天老是感慨,这个陈十七是天生的混仕途的,脸厚心黑演技好。

    当然给京都的郑老爷子寄光盘,他并没有多看好,他想着楚州的问题还是要在楚州解决,甚至后面陈天星去巡捕局呆几天,人大代表上书的计划都提上日程了,结果京都那边陈天星的影响超出他和钱云路的想象,欧阳家认怂的速度也超乎想象,事情进度完美至极。

    现在陈天星提出的三个条件符合预期,对方答应也是痛快,至于以后欧阳经天在山南道站稳脚跟的对策,那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走一步算一步,但本地帮总算是占了上风。

    出气是小事,撵走田封这个对楚州官场知根知底的人,欧阳经天也少了个耳目和军师,欧阳经天出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以后本地帮对行省大院的文件阳奉阴违肯定底气十足了,打掉欧阳家的威信才是最大的收获。

    王老爷子和钱云路王学奇他们笑吟吟的看陈天星出大门,对他解决这帮子穷横职工信心十足。

    陈天星看看这些游行示威的人,除了李大脑袋这样的混混油大鬼,还有不少真正的穷苦下岗职工,当然他们现在也过的算不错了,比去年那是天上地下,去年可以说每家连下个月的菜米油盐都没有着落,自从去年冬月开始摆锅盔摊子后,每个月赚得钱比每年发的补助都多,不但能给老人孩子买新衣服了,自己甚至每天都能喝点小酒吃点肉了。

    但这天气越来越热,特别这些日子阴雨绵绵,这半个多月的生意是一落千丈,吃苦受累的看摊子是小事,生意比以前差了一大半才是闹心;本来都心里愁的跟这阴雨天一样,税务稽查拿他们开刀,不准上街摆摊子,有几家闹起来甚至被巡城使砸了锅盔炉子,这就要命了。

    这几天有人一串联,轰的一下就燃了,今天就来堵行省大院的门了,他们真不知道陈天星让律师记者来闹事也在今天。

    这都是老天安排混在一起的。

    陈天星看看这些人,除了闹事的还有上千看热闹的,陈天星叼着烟皱眉用手指头勾一勾,喊道“李大脑袋,你牛啊?没钱花了啊?来堵行省大院的门了?是不是又准备骂我陈十七是汉奸卖国贼啊?”

    这帮子人都认识陈十七了,先不说他们的锅盔炉子都是陈天星支助的,去年雪灾陈天星拉着救灾物资去锅炉厂,他们不少人还给陈天星磕过头,陈家兄弟在宿舍里救过一家三口老少弱三个女人今天也来了,都对这个少年印象深入骨髓。

    李大脑袋讪笑的跑过来,赔笑道“您怎么在这里?不是说你被那些昏官给抓走了吗?”

    “谁他码的是昏官?劳资的事关你屁事?行了,都给我滚蛋,都给我滚回去,明天该出摊子的出摊子,该赚钱的赚钱,别他码的没事干来闹事,今天你们不去摆摊子说不定明天就有人给占了,都给劳资滚蛋,别他码的摊子被人占了也来闹事;还有你们这几个油大鬼,有你们他码的什么事?你们有摊子被封了?吃饱了撑的慌,下次再看到你们来堵门劳资下了你的胯子,一个个不省心的”陈天星叼着烟,用脚踹李大脑袋,口里骂骂咧咧。

    他的骂声声震四野,全场千把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全场鸦雀无声。

    行省大院的人都惊愕着看着陈天星,妮玛的让你出去,是劝这些人离开的,你倒好,骂人不说还打人,威胁下人的胯子,这不是激化矛盾吗?

    围观群众也是摇头,这个放鹰台的十七哥真是张狂,现在就看是放鹰台的主人更狂还是锅炉厂的人更横了。

    但一帮子卖锅盔的都盘算起来,这个十七哥说的还真是有道理,他们是赚钱赚想头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串联好来堵行省大院,但正是害怕以后赚不到钱才慌了,这几天就是生意一落千丈也比过去强多了啊?一个冬天两三个月就赚了过去几年的工资,这妮玛的也有嘴长的人给透露出去了,现在跟付天翔闹着要轮换去摆摊子的人大把,这真的歇了几天位置被人给占了就亏大发了。

    “我们明天真的能再摆摊子,没人管了?”有人喊道。

    “劳资说的话你们听不懂?以后谁他码的收你们的摊子当场给我打就是了,事后来找府衙有屁用,给你们的政策都给忘了?给你们的招牌都不当回事?那就是你们的执照知道不?现在你们还穷,不用交税,但你们自己每天赚多少钱自己心里没个数?多少人眼睛盯着你们呢?以后你们肯定交税的,老付会给你们办的,别他码的赚了钱都一个个的横起来,给你们的炉子劳资也不要了,以后你们别他码的打着劳资的旗号做事,劳资这次坐号子都是你们他码的没交税给闹的....看到你们都心烦,都他码的给劳资滚蛋”陈天星继续骂起来,把这几天坐号子的郁闷给发泄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