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四五五章 重获自由

第四五五章 重获自由

作者:文飘过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要说有遗憾的话,也是季勇他们。

    哥几个得祭司大人之大恩惠,真的等来了少神主大人,却没有机会向祭司大人当面道声谢,真的是太遗憾了。

    “唉,祭司大人就这么走了。也不现身跟我们打个招呼。”一向沉稳的余喜也禁不住扼腕,道出了心中的遗憾。

    洛山想都没有想,张口答道:“可能是祭司大人太高兴了,来不及见我们了罢。”

    “依我之见,肯定是时间来不及了。”余乐信心满满的反驳道,“祭司大人是个讲究人,哪象我们,做起事来顾东不顾西。尤其是一高兴起来,就丢三落四。”

    他的推断得到了其余人的大声附和:“对,就是时间来不及了。”

    “我们也看到了的。整座祭殿化成一道灰柱冲天起,就是一晃神的工夫。祭司大人还要安顿元君大人,哪里腾得出空来跟我们作别……”

    这时,寒夜突然脸色大变,“啪”的拍了一下大腿,说道:“啊,我心里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劲,总是说不上来。现在终于明白了!”

    “什么?”他成功的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也同时终止了大家对祭司大人的缅怀。

    “天神祭殿回归混沌了!”寒夜紧张兮兮的望着沈云。

    后者很肯定的点头:“是啊。”

    寒夜见他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只好拧着眉毛,焦急的细说道:“祭司大人说过,在复活之前,所有人傀只能依附于天神祭殿。尤其是白天,我们每次出天神祭殿的时间不能超过两个时辰。不然的话,轻则我们的身上会变干,开裂,重则我们会变成泥偶。”说到这里,他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上。很快的,他吐出一口气,脸上的焦急略缓。

    斗武他们见状,也纷纷查看自己的身上:

    “还好,没有变干的迹象!”

    “我也是,身上好好的呢。”

    “那是因为现在是晚上,而且我们才说了一会儿的话,远远不到两个时辰……”

    更有甚者,白着脸大呼:“完了,完了!我们肯定会变回泥偶的……”

    季勇大声打断道:“要是真如祭司大人所言,我们早就是一堆泥偶了!”

    一言既出,所有人傀都惊呆了。

    季勇大步走到寒夜面前,抬手“啪”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寒夜,我问你,我们离开天神祭殿多久了?这里面有多少个白天?又有多少个两个时辰?”

    后者看着他,愣住了。

    杨青最先反应过来,拍着巴掌笑道:“是啊,我们在宝伞里可是过了二十三年呢。”

    明炽也一扫眉间的愁云,如释重负,接过话来:“这二十三年里,我们不仅修行,而且刀耕火种,讨生活。有多少个白天是从早到晚的暴晒在太阳底下?大家看看,我们有什么事没有?”说着,展开双手,从心底里笑出声来,“这么多的过来了,我们不是都好端端的嘛!”

    寒夜终于转过弯来,欣喜的一把握住季勇的手:“季爷,这么说,我们完全不用再依附天神祭殿了!”

    其他人傀却还是难以置信,纷纷质疑道:“可是,祭司大人明明说过的!”

    “我们现在连内腑也没有,这不算已经复活了吧?”

    ……

    绕来绕去,这又是绕回去了啊!钱柳在一旁再也忍不住了,张口欲言。

    一直与她并肩而立的沈云见状,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用道力传秘音道:“再等等。”

    钱柳心念一转,明白过来,也试着用灵力传音回复道:“师兄,您是说,这种事情,让他们自己想通、悟透,更有说服力,是吗?”

    下一息,她的耳畔响起师兄毫不吝啬的赞扬:“对,囡囡进步很大呢!”

    钱柳不由得脸上飞红,俏皮的冲师兄扮了一个鬼脸,再用灵力传音:“哈哈,师兄,我也会灵力传音了呢。”

    沈云收到,咧嘴笑了,第一时间回复过去:“恭喜……”

    突然间,两人都发现不对劲——四周怎么安静下来了!

    尤其是沈云,心里奇怪极了:季勇这么快就说服了其他人?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了得了……

    两人连忙敛神去看季勇他们。

    果不其然,讨论已经停止了。这些家伙无一不目光灼灼的望着他们俩呢。呃,季勇这家伙是个例外。他没有眼珠子,做不到“目光灼灼”。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所有人傀里,他脸上的八卦之色是最重的!

    沈云暗地里直磨牙,果断转移这些家伙的注意力,冲他们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你们讨论完了?你们的结论是什么,说来听听。”

    为什么一下子觉得凉嗖嗖的呢……季勇第一个收到,连忙敛神,笑嘻嘻的答道:“殿下,我们觉得都过了几十万年,变数太多,祭司大人的话,也不能全信。”

    “对,肯定是祭司大人占卜有误。”

    “都是几十万年了,哪个的卦能保这么多年?我们活着的时候,祭司大人替我们卜的卦早就不灵验了喽。”

    “其实,祭司大人的卦已经很灵验了。至少在殿下回来之前,都一直很准的。”

    ……

    其他的人傀这回反应都很快的,一个个收回控究的目光,挤眉弄眼、耸肩摆手,模仿新鲜出炉的钱元君大人扮鬼脸,一个比一个玩得嗨。他们的身上哪里还有半点先前的紧张与恐惧?有的只是一种摆脱昔日约束,重获自由的轻松与自由自在。

    这些家伙的悟性蛮高的嘛,都知道不用再依附天神祭殿,重获了自由,这是完全放飞自我了啊!沈云只觉得牙根更痒痒了。

    被模仿的钱柳……脸上火烧火辣的,强撑着气场,粉面含威,瞪着他们,扬了扬手里的红罗宝伞:“会不会好好说话!你们找抽是吧!”

    杨青头一个配合的举起双手来做投降状:“元君,我们是觉得您这样子做太美了,忍不住模仿起来……”

    钱柳的脸刷的更红了,连一双耳朵尖子也是红透了。她强行拉下脸来,做势啐了一口,咬着小银牙斥道:“好好回答师兄的话!”

    “是!”众人傀见好就收,齐声应着,纷纷变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