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世家 > 第51章

第51章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摇了摇头,“您知道容家和豫亲王之间的矛盾不在颂银身上,我爹是帝师,我替皇上统管着禁军,一文一武的,多少回了,硬把鬼老六的把戏压住了,叫他动弹不得,这份仇怨难道只为颂银一个人吗?他不过是借着她的由头发难罢了,颂银何其无辜!我和您的想法不一样,非但不怨怪她,反而感激她。她没有为了自保疏远我,是她傻吗?她心里明镜儿似的。她要是嫌贫爱富,鬼老六那么多次的示好,早八百年当她的嫡福晋去了,还等到这会子!她是一心一意想跟我的,我对她的心也一样。我们俩以前老爱斗,如今相爱了,我要加倍对她好。您不是早就给我预备了聘礼吗,择日不如撞日,今儿就下聘吧!”

    老太太这会儿必是不答应的,其后赶来的容太太听见他这一番歪理,顿时就恼了,“你是猪油蒙了窍,家里人会害你不成?你说得振振有词,我且问你,你何苦白给个把柄让人抓?如今什么时局?越是这时候,越是要避讳,你倒好,往人枪头子上撞,显得你脖颈子硬是怎么的?我前儿听说六王爷在她那里过夜,我心里就不太称意,好好的姑娘坏了名节,咱们清清白白的人家,怎么能让种不清不楚的人进门子?”

    容实沉了脸,“那晚的事我都知道,我人就在宫里,您也赖不上她。”

    容太太道:“我要赖她什么?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我何尝不想看你们好好的?要是不诚心想讨她做媳妇儿,犯得上预备那么些东西?你知道她清白有什么用,咱们汉人不像满人,乱章程的事儿不能干,根底不清的人不能娶。我也不是守旧,要照老理儿,咱们不该和三旗包衣联姻,可你瞧见我们嫌弃她了吗?前儿的事我是不打算追究了,只要太太平平的,过去就过去了b,毕竟这么有出息的女孩儿难找。现在呢,你为她闯祸,你和六王爷打架,把人胳膊都打折了,你是不是魔症了?这么下去还得了?由得你去,你又会干出什么事来?你要是不听话,给我等着,等你老子回来收拾你!”

    他落进了女人堆里,被弄得晕头转向,郁闷道:“还拿我当吃奶娃娃呢?我要是成亲成得早,孩子都满地撒欢了。你们拘着我干什么?非要逼我带她私奔吗?”

    老太太气得一口气上不来,“你越是这样,颂银越是不能娶。了不得了,娶个媳妇扔了小子,这会子就不听话了。”

    老太就是这样的,讲理起来千好万好,不讲理起来就是块金镶玉,她不待见就是不待见。

    他垂手叹息,“依你们的意思呢?怎么做才能称你们的意儿?”

    容太太一手指向怡妆,“先把你妹妹收了房再说。这些日子来我瞧得真真的,她是秀外慧中的孩子,本分老实,我和老太太都瞧得上她。”

    那厢的怡妆受了惊吓,登时红了脸。他们当初投奔容家,家道难是一宗,其实本意也是想和容家结亲。她娘那时候在房山老家动了心思,她心里虽不情愿,到底也没反对。容家是高官,长子死了,剩下一个就成了眼珠子,将来那么大份家业全是他的。穷怕了,谁能知道寅年吃了卯年粮的尴尬?因此只要有个升发的机会,即便这位容二爷是个癞痢麻子她也认了。没想到进了容家,全然不是这么回事,容家是高门大户,容实的样貌人品打着灯笼也难找,哪怕他张嘴闭嘴“去他娘的”,她也觉得那种性情是爷们儿的味道,她全身心地爱慕他。可惜他有了佟家的姑娘,她想过,退而求其次也要圆了自己的心愿。如今眼看他们的婚事不成了,再使把劲,兴许能有大成就也说不定。

    她且要推让一番,不能一高兴就乱了方寸。没想到容实看了她一眼道:“妹妹是个好姑娘,我不忍心耽误她。眼下家里境况大不如前,太太和她交代了没有?容家这刻是在天上,没准一眨眼就掉进十八层地狱了,叫她跟着我受动荡?原就没根基,再雪上加霜,我不是这样的人,妹妹值当更好的。颂银呢,罪状太多还是因为她能干,她在宫里当差,脑袋别在腰上过日子,遇到的人多,事儿自然也多。她这样的不该和闺阁里的小姐比,她要继承家业,干的是男人的活儿,可着四九城找,有哪个姑娘及她分毫?当初老太太和太太瞧上的不就是她这点吗?”

    怡妆灰了心,他说得很委婉,但态度鲜明,不要她,还是要那位小佟大人。字里行间全是她的好,他体贴她,错得多是因为做得多。在他眼里佟颂银是北京城里独一无二的,别人对他来说全是麻绳串豆腐。

    怡妆红了眼眶,但是绝不抱怨半句,反倒替颂银说话,“佟小姐巾帼不让须眉,是不可多得的姑娘,难怪二哥哥喜欢她,我瞧着她,也是眼热得不成。脂粉堆里有几个能像她一样,这么大的抱负和气魄?未必没人不想学她,可惜她这样的造化不是人人有的。我原本是客居,老太太和太太疼我我知道,但现在和二哥哥说这话,叫我无地自容了。好歹给怡妆留分面子,否则府上我是留不下去了。”

    她卖乖讨好说场面话,自然令老太太、太太更怜惜她。容实则不然,颂银在他跟前提起过几次,那个小心眼子很忌讳什么表姐表妹贴着,眼下竟一语成谶了。她们要把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表妹塞给他,拿他当废纸篓子了?他是忠贞不二的人,认准一个爱一辈子。加上怡妆又说什么“这样的造化不是人人有”,变相表示自己未必不如她,颂银只是占了出身的优势。他没好意思呲达她,她以为内务府的差事只是记记账、给宫人们发发月例银子?是个人都能操办得起来的?

    他缓缓吁了口气,“回头我打发人给妹妹送些盘缠,或回房山或在别处置一处房产吧,别在容家呆着了。如容如今家风雨飘摇,万一坏了事,倒连累妹妹一家子。”

    在场的三个人目瞪口呆,他这是不顾脸面轰人了。怡妆抹着眼泪转身往外,老太太才反应过来,孽障孽障地数落着,赶出去挽留怡妆去了。

    容太太却没走,和儿子楚河汉界地对站着,气闷了半天说:“我同老太太也裁度她的出身,她进了门不过是个偏房,往后你再寻中意的,我就不信满四九城,找不到一个及颂银的。”

    他知道多说无益,别过脸道:“我没想过三妻四妾,我只要颂银,请娘想法子替儿子说服老太太,儿子要娶她。”

    容太太失望至极,“你是大祸临头还不知悔改啊,我眼下真该去哭绪哥儿,要是他在,好歹能劝劝你,不叫你这么着糊涂到底!”

    他气走了奶奶和母亲,怔怔站了一会儿,把手里的凿子撂下,觉得苦闷且伤心。换了官服上值,留在家里反倒一人一个主意地干扰他。

    内务府离东华门很近,他穿过夹道进后门衙门,问小总管在哪里,苏拉说:“长春/宫成主儿染了风寒,月华门上太医瞧不利索,请了旨意通知内务府,要上御药房传医正,小总管得过去盯着。您上耳房先坐会子,说话儿就回来的。”

    他茫然点头,却没有进耳房,慢慢踱步,踱到了随墙门上。向北看,一片杳杳的红。天气越来越冷了,夹道里的风大,吹得人鬓边生凉。她必然也听说了他和豫亲王布库的事,不知她是个什么态度。他有些担忧起来,如果她怪他怎么办?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做错了,然而踏出去了无法挽回,只有硬着头皮往下走。

    颂银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天是铁锈红的,丝丝缕缕的浮云飘荡着,像伤口上凝结的白膜。

    苏拉上前插秧,“先头容大人来找您,遇上您没有?”

    她摇摇头,“没见着。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个多时辰了,可能等您您不回来,这才走了的。”

    她站住脚,呛了口冷风,噎得满眼的泪。抬手擦了擦,颊上冰凉一片。慢吞吞回值房换衣裳,今晚不用上夜,这个点该出宫了。

    出东华门,天正擦黑,远远有两盏灯笼在筒子河那边闪烁,她也没留意,大概是接她下值的轿夫吧!她从桥上过来,那两盏灯迎上前,挑灯的冲她打了一千儿,“给佟大人请安,请佟大人借一步说话。”

    她皱了眉,“你们是什么人?”

    长随打扮的人往南一指,龙爪槐下停着一门轿子,她凝目细看,轿檐下燕飞翩翩,应当是女眷用的。

    她走过去,才要开口问,轿帘打起来,帘后露出容太太的脸。她吃了一惊,“太太怎么来了?”

    容太太和煦笑着,“你当值忙,入冬之前不得空闲,上府里又不方便,我有几句话想同你说,只好来这里等你。”

    颂银心里明白大约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提亲,没有去佟府不方便的说法。其实她今天也在反复考虑,究竟接下来的方向在哪里。家里老太太冷了心肠,容家这头又懈怠,这回来少不得是做了断的。

    果不其然,容太太好言好语说:“今天容实和豫亲王布库的消息传回家,把家里人都惊坏了。老太太上了年纪,经不得这样的吓唬。要是爷们儿寻常过招倒罢了,可容实伤了豫亲王,再联系前两天的事儿……叫人心里怎么想呢!我的意思是你们先凉阵子,我和容实也说了,他自然不肯听,我想来想去,还得来托付你。你姐姐给了我们家,我们拿你当自己闺女似的,有话也不避讳着你。容实自小荒唐,到大了,拜了官,这两年才渐渐有了人样儿。可他是个炮仗,一点就着的主儿,这么下去仕途还是其次,怕就怕他惹祸上身,到时候扑不灭那火星子。二姑娘,你是聪明人,天下父母心,你一定能体谅咱们的。我不是让你们就此一刀两断,是略缓缓,少见面,等事情放凉了再议婚事,不知你等不等得?”

    颂银心里都明白了,问姑娘等不等得,根本就是了断的谦词。她虽不像平常姑娘,到了年纪就着急嫁出去,但是既然两情相悦却迟迟不下聘,她要是说愿意等,岂不是傻了?

    她心里发酸,含着眼泪,喉咙里哽得说不出话。她想表态,可越是着急越是缓不过来。

    “我……”她觉得肠子都打了结,针扎似的疼。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叫人找上门来回绝,脸面果然成了抹布。还是家里老太太说得对,越卑微,人家越不拿你当回事。现在还能怎么样?死乞白赖的事她做不出来,就这么完了吗?两家结亲不是单纯的小夫妻过日子,关乎整个家族。牵涉的人越多,要顾及的也越多。她顺了口气,慢慢点点头,“我能体谅太太的苦心,这程子事儿一桩接一桩,莫说您,我自己也觉得烦忧。我是个姑娘家,我尽自己所能各处周全,但有些事不是我能控制的。到了这一步,我无能为力,太太说得很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能避一避也是对的。”她一手撑着轿杆,身子都在颤抖,有多艰难才能说出这些话来,每一句像都剜心似的。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叫容太太说他们容家儿子不要她了,就急得发抖发晕么?她尽量挺直了腰板,努力维持自己的尊严,笑了笑道,“我这里太太放一万个心,我知道轻重利害。只是给老太太、太太带去麻烦,我实在是很惭愧得很。今儿您来,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请您带话给二哥,请他珍重,万事缓和着来。我不敢说能帮他什么忙,就算以后咱们有缘无份,我也会尽我所能来维护他。”

    她说到最后出乎容太太的预料,她上去拉她的手,涩然道:“二姑娘,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喜欢你,可眼下形势不由人,委屈你了。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要是和你不成,是咱们容实没福气,日后就算再娶亲,也难找到赛过你的了。你们都是实心眼的好孩子,没法儿,胳膊拧不过大腿,谁叫咱们惹的是那主儿。”

    她只是颔首,这时候多少慰藉的话都是无用的,更增苦痛罢了。她替她打了帘子,“太太回去吧,天晚了,您出门不方便。请替我给老太太带好儿,将来有机会我再上府里给她老人家请安。”

    容太太心酸起来,这么好的孩子,平白撂了多可惜。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会儿不狠心,容家就没治了。

    再看她一眼,她站在轿旁,牵着袖子微倾身子,有风骨,绝没有卑躬屈膝的奴才样。容太太不由感慨,也许她会有一番大成就,容家这座小庙终归装不下她。

    颂银送她上轿,放下轿帘看轿夫担起来走进黑暗里,她伶仃站了很久,寒风吹在身上,直到把手脚都吹得冰冷,才想起回自己的轿子。

    心头苦一阵,酸一阵,只是气息奄奄,到家感觉人都死了一大半。金嬷嬷和芽儿起先未察觉,打帘迎她,告诉她府里今天发生的趣事。她哪有那心思,迈腿出来,忽然发觉挪不动步子了,双膝一软便跪在了青石路上。

    金嬷儿吓得失声尖叫,“姐儿……姐儿怎么了……快叫人!快叫人!”

    府里顿时乱了套,这么个金贵的当家姑奶奶,要是出了纰漏家得塌。于是出来一大帮子人,七手八脚抬回屋里,大太太放声大哭,“我的二妞,你可不能吓唬额涅。到底是怎么了,哪里撞了邪祟么?”

    她倒在床上不说话,眼泪汹涌流下来,像黄河决了堤,堵都堵不住。

    老太太传轿夫来,四个轿夫垂手站在台阶下回话:“奴才们照例在东华门外候着二姑娘,二姑娘出宫的时候还好好的,就因为容家太太和她说了两句话,成这样了……”

    老太太气得脸色铁青,“好啊,惹不起砂锅惹笊篱,瞧咱们佟家好欺负是怎么的?有什么话不敢登门说,上宫门上堵孩子,这是人能干的事儿?”冲外头吆喝,“给我备轿,去钱粮胡同!把我们孩子害得这样,脖子往王八壳里一缩就完了?”

    二太太忙上前劝阻,“您去说什么呀,这是个暗亏,吃了就吃了,寻上门也没个说法儿,还弄得自讨没趣。”

    颂银缓过来,撑着身子道:“阿奶别去,给我留点儿脸吧!”

    她这么一说,众人都明白了,猜的没错儿,容家是服软了。容实有那股子勇往直前的劲儿,他们家那两位女主儿考虑得周全,斟酌再三还是决定放弃了。

    这么着也好,各走各的道儿,他们家不愁娶,佟家姑娘也不愁嫁。

    老太太在炕前安慰她,“没什么,横竖没定下,趁早自寻出路,谁也不耽误谁。你呀,就是太顶真了,小孩儿家闹着玩的,大人没答应,放进去那么多感情,到如今亏不亏呀?这会儿明白还不晚,没成亲,一切有可恕。要是拜了堂闹起来,那才真叫人呕死了呢!”

    颂银心里乱得一团麻,不想听老太太絮叨,掀起被子蒙住了脑袋。这么一来大家就不再啰嗦了,束手无策地看了半天,留下大太太和她房里伺候的人,其余的都散了。

    太太心疼肝断,坐在她炕前不挪身,轻轻叫着,“二妞,额涅的肉,你可别吓唬我。遇着天大的事儿先想额涅,我和你阿玛都指着你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们俩怎么活?”

    她在被子里哭够了,探出头来,轻声说:“您回去歇着吧,我没什么事儿,睡一觉就好的。您也别问我经过,那些话我不想回忆,过去就过去了。”

    太太气不过,“我得和你阿玛合计合计,不能这么便宜了容家。”

    她说别,“容实没什么错,您别怪他。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要是换个位置,咱们必然也这么做的,所以怨不得人家。”

    太太大叹了口气,这么实心的孩子,到这时候还替人家说话,可见用情太深,错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