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山羊幼崽

第二百七十四章 黑山羊幼崽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晨的临钟湖畔,湿意盎然。

    环湖长廊的一处凉亭外,绿油油的草地上空,忽然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裂缝,裂缝中闪烁着金色与黑色交织的光芒。

    “刺啦!”

    仿佛破布被撕裂的声音,伴随着隐晦的雷声,从那道裂缝中传出,逸散到空气中,转瞬即逝。斜坡上草坪间低矮的灌木与草叶们纷纷伏低了身子,垂下了脑袋,似乎在谦卑的恭迎。

    “哗啦啦……”

    一蓬散发着腥臭的绿色黏液从那道裂缝中滚落而出,摔在草坪间,引得杂草疯长,灌木丛上那些暗绿色的叶片仿佛一瞬间受到德鲁伊特活化咒语的祝福,变成了一张张唱着赞歌的大嘴,咿咿呀呀齐声高唱着谁也听不懂的赞歌:

    “Sll’ha Nilgh’ri-nyt shogg ooboshu ……”(万物的仆人邀请黑暗王国降临……)

    “l'ebumna syha'h n'ghft”(在深渊的永恒与黑暗之中)

    “Y'ai 'ng'ngah”(我呼唤祂)

    “Y’hah”(阿门)

    声音杂乱却又有着异乎寻常的共鸣,仿佛几百台信号不良的收音机一齐开启,又像是狂风掠过森林时带出的那种夹杂着嗡嗡与呜哇呜哇的叫声,低沉、诡异,令人闻之欲呕。

    “阿嚏!”

    一头小黑山羊打着喷嚏,从绿色黏液中挣扎着,爬起身来。这个动作对它而言非常困难。并非因为它从半空中那道裂缝中掉下来的时候摔断了腿,而是因为它现在的腿有点多。

    在原本的四条腿之外,它的肚皮下、肋骨侧、屁股后面、脖子下面,叉叉丫丫,冒出来许多长短不一的黑色羊腿,都在胡乱踢踹着,试图踩在地上。

    此外,小黑山羊原本油亮的黑色皮毛上出现了许多打着旋儿的印记,那些印记鼓胀着、蠕动着,不断变化着形态,但细细看去,却又像旁边那些灌木丛上蜷曲的叶子——那些叶子变成的嘴巴始终在嗡嗡的唱着赞歌。

    “啪!”“啪!”

    黏糊糊的爆破声接连响起,仿佛沼泽地里被戳破的泥泡。一条条漆黑的触角从羊皮的黑旋印记中探了出来,向四面八方伸展着,挥舞着。

    到了现在,原本那头小黑山羊的模样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

    它已经变成一头类似变异榕树人似的存在——低矮的个头、几十条气根状的腿、满身的大嘴以及仿佛美杜莎头发一样四下里活跃着的黑色触角。

    用巫师教科书里的词形容,这就是一个‘堕落的肉块’。

    绿色的黏液从‘肉块’嘴里滴落,流到那些腿上,顺着漆黑的皮毛,又缓缓渗了进去。堕落成肉块的‘小黑山羊’挥舞着黏糊糊的触角,在空旷的斜坡上打转,一边适应着多出来的腿,一边发出茫然的‘咩咩’声。

    是的,虽然堕落成了肉块,它还是会咩咩叫。

    似乎这样会让它感到更安全一样——这不是一个真正的‘森之黑山羊眷者’应该发出的声音。但源自星空深处的本能告诉它,在这个地方,如果一头‘黑山羊幼崽’表现的不那么像真正的黑山羊,会死的很快。

    咩了片刻,它忽然停下了脚步,侧着身子仔细听了听。

    隔着重重灌木与并不宽广的树林,它清晰的听到了不远处嘈杂的声浪,正夹杂着水汽,一波一波涌了过来。

    隐隐约约的,它听到了呼喊‘尼古拉斯’的声音。

    眷者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刚刚降临时空间通道的异常波动,让它差点以为自己降错地点了。但眼下那些夹杂着恶意与狂热念头呼喊‘尼古拉丝’的声音不会错。

    “只是偏了一点点,不要紧,不要紧的。”眷者在心底这么想着,迈着几十个欢快的蹄子便向声浪翻滚的地方溜达着走去,一边走,它一边慢慢昂起脑袋,挺起胸膛,张开触手,努力营造一位真正眷者应该具有的气势。

    虽然它也觉得远处那些祈祷者们呼喊的‘森之黑山羊’的真名似乎不完全正确,但空气中充裕的魔法能量以及四周拂动着的诱人气息,很快令这个常年徜徉在星空深处的‘念头’放弃了进一步思考的打算。

    或者说,它原本就没有认真思考的想法:

    “这不是那些信徒第一次呼喊错我的名字。”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心意……心意到了就可以。”

    “我是母神的眷者,应该维护母神的荣光。”

    “让我来回应你们的祈祷吧!”

    它身后的泥地里,留下一片茂盛的灌木丛,还有一地山羊的蹄印。几百个蹄印,全都是绿色的,上面附着着气味难闻的黏液。

    ……

    ……

    “尼古拉斯,你只不过是一头玷污了奥斯沃尔家族血脉的杂种!怎么有胆量挑衅月下贵族的荣光?!”

    “尼古拉斯!连姓氏都不被奥斯沃尔承认的家伙!名字竟然跟我们的姓氏出现在同一份榜单上,真是整个巫师界的堕落!”

    “瞧瞧尼古拉斯那一脸蠢样!”

    “只能被动的接受,不会主动的挖掘自己的能力。即使有天赋也是一种浪费啊。戏法师的后代果然脱不掉他们深入灵魂的愚蠢。”

    “……尼古拉斯!”

    “尼古拉斯!”

    临钟湖畔,各种各样的挑衅与咒骂声,伴随着‘尼古拉斯’的名字,从白袍子们的嘴里涌出,浇灌在鼎沸的人声中。

    3A社团原本就是阿尔法学院最狂热的血脉至上主义者们组成的社团,对于这些偏执者们而言,被一个杂种骑在头上暴打,简直比喂他们吃屎还令人恶心。

    在攻击尼古拉斯这一点上,他们的意见很统一。

    而对面九有学院学生的阵营,就显得有些松散了。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被同伴吆喝着过来凑热闹的,几乎没有硬挺尼古拉斯的身影。即便有人隔在白袍子与尼古拉斯之间,也只是意思意思,不让对方在学府里太过放肆。

    更何况尼古拉斯前段时间在贝塔镇邮报接受采访时的表现,反而令许多九有学生此刻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看啊,这就是叛徒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