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综系统]九尾狐的幸福 > 339|第十四章

339|第十四章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直树在自己的办公桌后,看着窗外自己脚下的车水马龙,仍在幻想着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等到梦醒了——他还是那个在为了未来迷茫的大学生。

    虽然不知道自己日后能做些什么,但是却有芯爱的女孩陪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十几年了,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恶梦还是没有醒来。

    十几年了,知道现在他还无法忘记那天电话里传来的巨响。

    他从家里跑出来,顺着路往思雅说的那个蛋糕店一路找过去,然后在半路,看到了拉起的警戒线。

    车祸——好几辆车连环相撞的车祸,而思雅的车——正好在中间,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车原来的模样了。

    鲜血留了一地,根本就分不清都是谁的血。

    他像傻了一样的想要往前走,但是却被警察拉着。

    最后只能站在那里,看着医护人员和警察跑来跑去。

    他——认回了思雅的尸体,然后入行尸走肉一般的处理着思雅的身后事。

    期间袁湘琴好像来过,也或许她根本就没有来,他已经不记得了,不过自己好像曾打过她一巴掌,谁知道呢?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愿意相信那天,虽然他继承了思雅父亲的公司,每天都在公司里处理事务,但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努力在忘记那天的事。

    或许有一天这个恶梦会醒来呢?

    在处理完了思雅的身后事后,他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门,不见人,甚至不愿意醒来。

    是他——害死了思雅。

    那条路——若不是为了给他买蛋糕,思雅是不会走那条路的。

    还有袁湘琴,她也是害死思雅的凶手之一;若不是她抢走了自己的手机,说话刺激思雅,以思雅的车技,她或许可以躲过。

    还有——妈妈。

    若不是她让自己回家,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期间,好像有不少人来看过他,如自己的家人、朋友、同学。

    但是最后将自己叫出房间的,却是思雅的律师。

    原来思雅之前曾经立过一份遗嘱,将她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自己。

    思雅父亲留给她的公司——那家对思雅意义不同的公司,他一定要帮思雅打理好。

    最初的一切都进行的非常的顺利,他之前本来就在公司里工作过,所以对公司里的运行非常的了解,接手的时候也顺利的很。

    但是之前十几年思雅都没有管理过公司,早就将一些高层的心给养野了,现在自己进入公司想要掌权,自然就碍着某些人的眼了。

    花了两年的时间,将公司里的蛀虫全部清理了,自己终于真正的掌握大权,掌控整间公司。

    这是对思雅来说意义不同的公司,他必须要将它打理好,这是——思雅留给自己的念想。

    从公墓出来——江直树再次回头看了看墓碑上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孩,转身离开了。

    来到跟裴子瑜约好的咖啡馆,看着这间熟悉又陌生的咖啡馆,江直树再次陷入了回忆中。

    “抱歉,我迟到了。”

    “没什么,我也是刚到不久。喝点什么?”

    “一杯咖啡就好。刚刚在看什么?自己的咖啡馆还看的那么入迷。”

    其实裴子瑜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直树会在这一带要整改的时候买下这间咖啡馆,然后又想尽一切办法让这里保持原样。

    “这间咖啡馆是我第一打工的地方,跟思雅一起。那时候我还曾发誓以后已经不会干跟这有关的工作,而思雅——却觉得这很有趣,日后想要开间咖啡馆。”

    裴子瑜看着又陷入回忆的江直树,叹了一口气。

    “之前大家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一意孤行的要买下这间咖啡馆,而且还在周围都改建了之后,让它一直保持原样。现在——我明白了。但是直树——已经十几年了,足够了。你不能一直都生活在回忆里,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我的孩子都快上初中了,可是你呢?若是思雅还活着,她也一定希望你能走出回忆,拥有自己的人生。”

    自己的这个好友,还真是让人不放心。

    虽然已经四十多岁的,但是却还是多少女生消想的优质单身黄金汉,钻石王老五,但是这么多年来却不让任何女人近身,现在外面大家有已经相信这人是“同·性·恋”了。

    “我的人生——有思雅参与的人生才是我的人生,现在思雅不在了——什么样的生活对于我来说都一样,我现在想要做的,就是守好思雅的公司。”

    “那你呢?直树你已经四十多岁了,你总要为自己考虑一下,难道你真的要自己这么过一辈子?”

    作为直树为数不多的好友,裴子瑜真的很担心自己的这位好友。

    自从朴思雅死后,江直树其实也跟着死了,现在在她面前的——不过是一句行尸走肉。

    江爸爸回到家后,看着冷冷清清的房子,叹了一口气。

    自从十几年前除了那场车祸之后,直树差点就疯了,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家里,而裕树——在长大参加工作后,也搬了出去。

    原本温馨的家就这么散了。

    而他的妻子——从最初的哭哭啼啼到现在每天都痴痴傻傻的。

    曾经他也怨过,怨大儿子冷血,怨小儿子无情。

    但是在面对小儿子的控诉的时候,他真的无言以对。

    当初他请阿才一家回来住,其实就是个错误吧!

    他一直都知道妻子喜欢女孩子,所以在袁湘琴住进来后,妻子表现出对她的疼爱和喜欢时,自己觉得很正常。

    而且他跟阿才就如亲兄弟一般,阿才的女儿就是自己的侄女,再加上想起湘琴自小就没有了母亲那么的可怜,妻子多疼爱她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后来知道了湘琴喜欢直树,又见妻子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而且还想要两家亲上加亲。

    自从从来没有想过要用直树联姻,再加上自己跟阿才的关系,两家也算是知根知底,所以当时自己是真的觉得直树跟湘琴在一起,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而之后发生的一切,就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可控制范围。

    妻子走火入魔一般的想要直树和湘琴在一起,为此竟闹到直树离家出走。

    就算是后来直树有了相爱的女友,妻子都不改初衷。

    后来为了袁湘琴闹得跟小儿子离心,最后落到现在家不成家的样子。

    显示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当初他不也曾经因为偏向妻子和自己作为家长、父亲的威严和自尊什么也没有说的对一切都放任自流吗?

    后悔吗?

    后悔,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袁湘琴一脸木然的关上店门,跟着自己的父亲回家去。

    阿才看着自己女儿那个样子,心疼的很,心里也是慢慢的悔恨。

    自己真的错了,年轻的时候,因为对妻子的爱和对女儿小小年纪没有母亲的心疼、愧疚,事事顺着她。

    学习不好——安慰她没事,喜欢江直树——也顺着她什么都不说,甚至在一定的时候还会帮忙,结果——

    自从在朴思雅死后,湘琴挨了那个江直树一巴掌后,整个人就再也没有效果。

    甚至在她之后去找过几次江直树无果后,连话都不怎么说了。

    自己终于狠下心的带着湘琴从江家搬出了,想要让她忘了江直树,但是湘琴怎么就那么认死理的就认准了江直树?

    阿金从高中开始,追了湘琴那么多年,等了湘琴那么多年,最后也放弃了,现在早就结婚生死了。

    而湘琴——都已经是老姑娘了,青春、相貌都没有了,而且还没有工作,没有文凭,自己也是一个没本事的,现在谁还要她?

    尤其是湘琴现在整天木呆呆的,不说话,也不笑。

    现在自己还在还好,等到日后么有了自己呢?

    到时候湘琴怎么办?

    想到这里,阿才叔的背更弯了。

    回到家后,洗完澡,江直树看着自己床头柜上思雅的照片,笑着问她说“晚安”,然后吃了安眠药,睡觉了。

    自从思雅死后,他每晚都会做恶梦,现在也是,没有安眠药,他无法正常的入睡。

    但是明天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必须要好好的休息,有一个好的状态才可以。

    只是醒后,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房间,江直树惊呆了。

    是梦吗?

    自己不是吃了安眠药才睡的吗?怎么又做梦了?

    这个房间——应该是自己还没有上幼儿园,妈妈将自己当女孩子养时给自己布置的公主房吧!

    在自己知道自己是男孩子后,他的房间就正常了,所以自己是在做梦吧!

    等了很久梦都没有醒来,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疼——

    所以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江直树瞬间就接受了自己回到了过去的事实。

    不是他心大,而是在思雅“走后”,他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回到过去。

    从床上爬起来,从自己那一堆裙子里找了一间毕竟中型的运动服穿上,然后江直树将自己那些裙子全部剪掉。

    曾经在思雅“走后”他想过很多,当年妈妈会那么“有恃无恐”的执着于将自己跟袁湘琴凑成一对,完全是因为曾经自己和爸爸,甚至裕树都太过惯着她了。

    说起来他的妈妈曾经真的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女人。

    小时候是外公外婆手心里的宝,恋爱结婚后爸爸拿她当公主一样的捧着,就是自己和裕树也因为爸爸从小的教育处处让着她、纵着她。

    但是现在重来一次,自己不会让妈妈那么的“无知”和“自私”了。

    因为这一次,他有了自己想要守护一生的人。

    在跟江爸爸谈过后,江直树终于拥有了自己正常的房间和衣服。

    而他原本报名要去的幼儿园,也在江直树的坚持下,换了一家。

    被老师牵着手走进班级的江直树,一眼就在一群小萝卜头里找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个女孩。

    这一世他不会再迷茫、不会在犹豫、不会再妥协,他会用尽自己的一生去守护他心中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