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江城谣 > 第152章

第152章

作者:春温一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哎,我方才见到庆元堂姐了,她在为终身大事发愁呢,我想帮帮她。”江城不知怎么的,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两人独处的甜蜜时刻,这话似乎有些煞风景。

    “交给我好了。”桓广阳微笑。

    “真的啊?”江城醉心的笑。

    “当然是真的。”桓广阳浅笑,眉目间满是宠溺之色。

    江城开心又甜蜜。原来说了煞风景的话也没事呀,十三郎蛮好的,一点也不介意。

    “我本来想回去之后告诉翁翁和阿父的。”江城轻言细语,清丽面庞上浮起梦幻般的笑容,如同娇花软玉一般,美好得难以用言语形容。

    桓广阳深情款款,“翁翁和阿父日理万机,这样的小事何必麻烦他们呢,交给我就行了。”

    “嗯。”江城被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声音不知不觉就娇滴滴的了,虽然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却是妩媚婉转,荡气回肠,别提有多好听了。

    桓广阳胸口一阵发热,向前探探身子,“阿令,你这里……”伸手指指自己的脸颊,“这里。”江城以为自己脸上脏了,忙伸手指着同样的位置,“是这里么?有什么?”桓广阳温柔摇头,“不是。阿令,你过来些。”江城已经习惯了他正人君子的形象,并没多想,向前探了探,“哪里啊?”她也往前,桓广阳也往前,两人离得越来越近了,心上人如花朵般的容颜近在眼前,幽香阵阵,沁人心脾,她的小嘴美丽得像花瓣,粉粉的,水水润润的,太可爱太*了……可是她又生着双明眸,太明亮太纯净了,被这样的眼神凝视着,让人自惭形秽,仿佛内心深处最幽暗的地方都被照亮了,想法都被看到了……桓广阳眸色转深,柔声吩咐,“阿令,闭上眼睛。”他声音低沉中又带着丝沙哑,温柔中又带着种霸道,江城心怦怦跳,依言闭上了眼睛,“十三郎,要我闭上眼睛做什么呀。”她妩媚的、轻柔的问道。

    眼前是一张绝美的面庞,清新明丽,娇嫩柔美,像新荷才在清清池水中绽放开来,又如同一轮新月才在天际冉冉升起,淡雅宜人,秀丽无匹。桓广阳心神荡漾,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柔软,芳香,甜蜜,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袭上心头,低喟一声,陶醉的闭上了眼睛。她的嘴唇是这么的柔软,这感觉是如此的甜美,太美妙了……

    江城长长的眼睫毛颤了颤,身子一阵战栗。唇间传来湿润的触感,暖暖的,软软的,令人心醉……十三郎以前真的是正人君子,就算在无人之处遇到也只是拉拉小手、亲亲小手,现在定婚了,他胆子大了,敢亲嘴了呀……

    两人初次亲吻,心神俱醉,一时之间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时光在这一刻静止了,所有的尘世纷扰,全被他们抛到了脑后。

    杜大夫在车里睡了一觉醒来,睁开眼睛,觉得不对劲,“车怎么不走了?是到了么?到了应该有人提醒我下来啊,怎地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才醒过来,也没什么力气,伸手敲了敲车厢壁,“咚咚”两声,很清脆。没过多久,车帘被掀开了,能红谄媚的笑脸出现在前面,“杜大夫您醒了?公主殿下口渴了,停下来喝杯茶,您老人家是在车里再歇息一会儿呢,还是也进去用些茶点啊?”杜大夫被她这么一提醒,想起来了,“我在乐康公主府没好好吃东西,还真有些饿了。”慢腾腾的下了车。

    能红忙陪着他进了茶楼。

    “小丫头在哪?”杜大夫漫不经心的问道。

    桓广阳的随从守在外面,看到杜大夫、能红进来,脸色变了变。杜大夫瞅了瞅他们,皱眉道:“十三郎也在么?”随从吱吱唔唔,杜大夫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冲着茶室去了。随从想过去阻拦,被杜大夫瞪了一眼,“江城公主和十三郎,谁不拿我当座上宾?你们敢拦我”随从额头冒汗,“十三郎君说了,谁也不许过去打扰他们……”这话能红可不爱听了,哼了一声,“我是江城公主的贴身侍婢,我要进去见我家公主殿下,谁敢拦着我?”趾高气扬带着杜大夫就往前走了。

    “公主殿下。”“小丫头。”能红和杜大夫兴冲冲的推开门。

    看到屋里那隔着桌案陶醉亲吻的两个人,能红和杜大夫同时呆住了。

    还是能红敏捷,只呆了一呆,立即迅速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转过头,能红、杜大夫和追过来的随从们你看我,我看你,呆若木鸡。

    屋里那两个已经魂游天外的人这才被拉回到现实。江城脸像烧着了一样滚烫滚烫的,“被人看到了啊。”桓广阳歉疚的安慰,“阿令,咱们定婚了,是未婚夫妻,被人看到也没什么的。”江城还是羞涩,“十三郎,你出去看看好不好?吩咐他们不许出去乱说话。”桓广阳柔声道:“好。”定定心神,站起身。

    能红和随从们对峙片刻,回身又将门打开,先是开了一条小逢,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推开,探头往里看。迎上桓广阳带着不满的目光,她先是陪了个笑脸,随即挺直了腰身,“时辰不早了,我是来接我们公主殿下回宫的。”杜大夫不乐意了,“回什么宫?不是说了我老人家肚子饿了,让我进来用些茶点的么?”用力推开门,高视阔步,昂然而入。

    门被杜大夫推开,外面的随从也就全部暴露了。

    看到静静站着的桓广阳,随从们羞惭的跪下了。桓广阳挥挥手,示意他们退下,随从们会意,无声无息的退开了,守在外面。

    能红把门关上,步子轻快的冲江城跑过来,“公主殿下,时候不早了啊,咱们该回去了。若是回去太晚了,见了太子妃咱们怎么交待啊?”还没等桓广阳和江城开口,杜大夫黑了脸,“要回也等我老人家祭过五脏庙再说。”看看桌上只有茶,便吩咐能红,“去要几样小食过来。”江城也笑道:“去吧,去要几样杜大夫爱吃的。”能红虽不乐意,也只好答应,“是。”出去给杜大夫要吃的了。

    江城嘻嘻笑,“杜大夫,方才都有谁看到了啊?”杜大夫得意,“我老人家啊。”得意了片刻,想起来还有一个人,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能红。”江城殷勤的跟他确定,“只有你们两个?”杜大夫一乐,“小丫头你运气不错,只有我和能红两个。这能红肯定是听你的话的,我老人家么,你如果贿赂贿赂,想封口也不是不可能的。”江城也笑,和他讨价还价,答应这些时日亲自备办他的膳食,杜大夫心花怒放,满口答应,“放心吧,方才你和十三郎亲热的样子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谁也不告诉。”江城和桓广阳都是脸红。

    过了一会儿能红回来了,“杜大夫,我替您要了几样小食,很快便会送过来。”江城笑咪咪的看着她,能红腰杆儿挺得笔直,脆生生的道:“公主殿下您不用看着我了,我眼神不好,方才推门的时候只见阳光万道,差点闪瞎了我的眼睛,别的什么也没看到!”江城脸一红,称赞道:“谁说你眼神不好了?我看你眼神蛮好的。回去之后过来领赏赐吧。”桓广阳也微笑道:“眼神确实很好,应有赏赐……”

    “真的有赏赐啊?”能红激动了,“那个,我能不要金银财物么,换成……换成……”

    “换成什么?”江城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能红,你不会是不想要财物,想要位英俊郎君吧?

    能红有些扭捏,“换成……换成地吧,买房置地,最踏实的事……”

    “可以。”桓广阳很痛快的答应了。

    “多谢郎君。”能红高高兴兴的道谢。

    江城摸摸鼻子。好嘛,敢情今天因为一经意间的一推门,杜大夫和能红都得了不少好处……

    “我真的该走了。”她告诉桓广阳。

    桓广阳也知道她的翁翁、阿父阿母有多在意她,看看时辰,不敢再留,依依不舍的和她道别。

    杜大夫用过小食,心满意足的拍拍肚皮,江城便和能红、杜大夫一起出来了。

    江城公主一行人离开之后,桓广阳才施施然出了茶室,向北去了。

    骑在马背上,桓广阳想起方才的旎旎情状,眼神迷醉,伸手掩唇。

    唇间似乎还留着她的芳香和柔软……这滋味太美妙了……

    “哎,我方才见到庆元堂姐了,她在为终身大事发愁呢,我想帮帮她。”江城清脆柔嫩的声音又回响在他耳畔。

    “阿令,我这便去给你的堂姐物色如意郎君。”桓广阳嘴角轻扬。

    他答应过江城的事自然不会忘记,当天便开始在未婚的世家子弟中详加甄选。一则是他答应过江城,二则庆元郡主也是他的表妹,所以他这番挑选是很尽心的,除了家世要显赫、郎君要才貌双全之外,考虑到庆元郡主现在的处境,还需要是一位心胸豁达大度、家人也通情达理,不会因为庆元郡主的父亲是废太子便因此鄙弃她、看不起她的。这样的人选不易得,颇费心思,桓大将军知道之后把桓广阳嘲笑了一番,“十三郎你现在连这种婆婆妈妈的事都肯管了,哈哈哈。”嘲笑够了,他乐呵呵的道:“阿父帮你一直找这个人吧。”也命下属留意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