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穿越肉文之肉情四射 > 第90章 大结局

第90章 大结局

作者:小女子有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何素得到消息后,就从彦府里面偷偷的溜了出来,现在彦府乱的不行,她想出来也根本就没人管了,所以很是方便,根本就不用遮遮掩掩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偏僻的房子,何素和那个绑匪老大碰了面,不过她聪明的稍微对自己的容貌做了一点修改,再带了个斗笠,这样这个绑匪就看不到她的样子了,以后就算是出了什么意外,也不会知道是她干的。“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毁了彦福的清白,我相信这个要求一点都不难吧。”何素想着彦无双明明是她看上的,结果只是一个转身,这彦福却不是亲生的了,而且还想抢走她的彦家少奶奶的位置,天下怎么有这么好的事情,所以,她一定要让彦福即使活着也万分的痛苦,更要她身败名裂,什么都得不到。“我想你应该也看到这彦家大小姐的样子了吧,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吧,这么好的尤物,难道你不动心么,这么好的福利,你只要得手之后马上离开,相信谁都不知道是你干的,你又能拿着钱继续逍遥,这买卖,你一点都不亏。”

    何素的一番话,把绑匪老大说的心动不已,想着那两个小妞的皮肤和身段,虽然不够妖媚,但是大家闺秀么,总是比较矜持的,这份买卖如果不被人抓住的话,好像是不亏,再说,虽然彦府是派人在找,但是他们现在找的都是小巷子的西面,而这边,刚好是相反的方向,彦府那一家家的找过来,等找到这边,估计都明天天亮了,到那时候,他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风险太大了,这买卖不划算。”绑匪老大虽然心动不已,但是既然可以拿到更多的钱,自然就要更加的卖力了。

    何素自然知道不可能只凭着她的三言两语就能说服这绑匪的,但是一听这绑匪老大的话,就知道有戏,只是这个绑匪觉得价码不够。

    “再加一成。”何素想着她带在身边的银票,应该是够的,所以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两倍。”绑匪老大看着眼前的女人,虽然看不清长相,但是,这女人的心肠和他们一样歹毒。

    “我没这么多的钱,五成,不能再多了。”何素想不到这个绑匪老大的胃口如此的大,一开口就是这么多的钱,就是把她所有的钱都加起来,也没有。本来说好的两千两银子,还是她问何岚借了不少,再加上当了一些金银首饰,现在全身的银票也就三千两,哪里拿得出六千两,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一倍,不能再少了。”绑匪老大瞧了眼何素,这女的身上穿的倒是朴素的很,看起来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没钱还找人毁彦家大小姐的清白,也算是豁的出去了。“你身上不是有首饰么,这些可以都留下来抵啊。”

    何素听了绑匪老大的话,小心的包裹住手上的镯子,这镯子还是她今天趁着彦福的院子里乱了,趁机摸出来的,戴在手上还没有一天呢,这就要拿出去么?不过,要是彦福不在了,那她的首饰还不都是自己的了,等彦无双成了自己的夫婿,那不是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么,这么一想,何素觉得这生意还是划得来的,于是就答应了,她虽然出来的时候没人管着,但是也不能消失的太久,要是被人怀疑就不好了。

    绑匪老大把银票和手镯都拿在了手里,睨了一眼何素,“把你手上的和头上的也拿下来。”

    何素敢怒不敢言,只能把身上的金银值钱之物都卸了下来,给了绑匪头子,想着现在拿出去的,以后肯定是百倍的要回来,心情总算是好了很多,临走之前,看了眼院子,想象着彦福被毁了清白后的生不如死,何素开心的笑了起来。

    绑匪老大拿着何素所有的钱财,笑着看何素离开,他可没白要这钱,毕竟,这开苞费可是两个人的。

    绑匪拿了钱财之后,就准备去找彦福和洪莲解决开苞之事了,毕竟这买卖虽然钱好赚,但是危险也很大啊,办完了事,爽了立马走人,到时候便可以去随便哪个地方了,过他的富贵日子去。

    彦福正在想办法解手上的绳子,那绑匪老大却进来了,一点预示都没有,吓的彦福够呛,不过那绑匪老大一点都没有去注意这些问题,反而是直接一把扛起彦福,甩到肩上,然后再把剩下的洪莲也抱上,往外面走去,走到了另外的一间房间外面,直接用脚把门踹开了,因着这间房间里面有灯,所以彦福一眼就把这房间给看了个仔细,这房间简单的除了一张破床,还真的找不出别的东西了,房间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用了睡觉的。

    等等,彦福忽然有很不好的预感。

    还不等彦福想完这预感是什么,那绑匪老大就把彦福他们给直接甩到了那破床上,那床也瞬间‘咯叽’了几声。

    被甩到床上,彦福本来就觉得有点不舒服的身体,觉得更不舒服了,但是想着可能是刚吃了那不好的饭的原因,可能是自己的肠胃太较弱了,可能有点不适应。

    “你想干嘛?”彦福靠着洪莲,使劲的想先把洪莲的绳子给解了,自己武力值不够啊。

    “干嘛!当然是做好事了。”绑匪老大那一张老脸那么一笑,瞬间就憋惨了彦福,那脸上的一条疤痕,这么一笑,瞬间就开花了好么,别出来吓人了啊。“也不知道你这个大小姐哪里得罪了那个小娘们,人家可以拿着钱来让我给你开苞呢。”

    “什么!”彦福瞬间就觉得自己是个悲剧了,本来还以为他们绑架自己是为了讹诈哥哥他们的钱,现在看来,重点还是再她自己的身上啊,但是想想她最近好像也没有得罪过谁啊,那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怨气呢,要毁了她的清白呢,虽然她的闺誉本来就不是很好,只有一般,但是这要是被毁了,那爹的招个上门女婿估计也是行不通了的。

    “是谁?”

    绑匪老大一边脱衣服,一边欣赏着彦福那惊吓的表情,觉得很是满意。“没看清楚,不过那小娘们胆子到是大的很,敢跟大男人讨价还价的。”

    脱完了衣服,绑匪老大就站在了床边,看着绑着手脚的两人,想着是先脱谁的好,一次两个虽然很是*的,但是还是要注意不让人跑了才好啊。

    想着另外一个女的已经被下了药,现在是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就准备先把这个重点给解决了。一把把洪莲抓起,然后往床里面甩了过去,清空了地方好干活不是。

    彦福看着洪莲被甩到了里面,更觉得不安了,这情势,自己就是首当其冲的那个啊,虽然说洪莲是为了救自己才被这几个绑匪给抓住的,但是,请允许她稍微心里自私一点吧,她这个人其实只是纸老虎啊。

    “你放过我们吧,她给你多少钱,我让我哥哥给你双倍,不三倍,这样行不?”彦福可不想下辈子凄凄惨惨戚戚,所以打算先拖延时间,只希望哥哥能聪明一点,尽快找过来,不然她就死定了。

    绑匪老大非常的享受这个猫捉老鼠的过程,所以□着明晃晃的胸膛,招摇着那上面好几条的疤痕,“她给的是四万量,你要是现在拿得出四十万两,我就放了你。”绑匪老大把那四千两的价格瞬间就提上去了十倍,变成了四万两,但是现在价格变成了四十万两,也就是瞬间就涨价百倍了,还是要立时付款的。

    彦福只觉得一口血哽在了喉咙里面,立时就能喷出来,四十万两,还是现在就要拿出来的,她出门从来都是不带银子的,付账都是记名的,现在才知道,钱还是要拿在自己手里才是放心的啊,这不,一时没钱,小命就要没了。

    “你怎么不去抢!”

    “我就是在抢啊。”绑匪老大很是乐呵,要是这小妞能拿出这么多钱自然是最好的,就算是现在去把那个买通他们的女的抓回来,当面毁约毁人,这也是简单的。

    彦福听了那绑匪的话,瞬间就一口血给吐了出来,这次是真的吐血了,脸眼睛鼻孔耳朵都在流血了。

    绑匪老大是正对着彦福的,所以彦福一口血喷出来的时候,刚好是喷在了那绑匪老大的胸口上,绑匪老大刚还奇怪,但是抬头一看彦福七孔流血了,很是惊吓了一番,连忙上前一看,知道不是彦福作假后,有点奇怪,连忙把扔在里面的洪莲也翻出来一看,也是七孔流血的样子,不过这个洪莲更惨一点,已经的进气少,出气多了,脸也惨白的厉害。

    “阿二,阿三。”绑匪老大连忙唤过另外的两个人,“你给她们喂毒了?”

    绑匪二号和绑匪三号听了,忙说没有,上前看了看彦福和洪莲,看到两人七孔流血的样子,瞬间就被吓的不轻,连忙死命的否认。

    绑匪老大本来还想快活一下的,但是这么一来的话,只能放弃快活了,心中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一想银子已经到手了,就算是撒手不管也没他们什么事情,虽然毁清白和死人差别有点大,但是,这可不是他们的错,现在只能走人了。

    “咱们还是赶紧走吧,反正银子到手了,这毒估计还是那娘们下的,心可真黑,他妈的差点就死在老子的身下的,这要是一个不好,老子的这下半辈子可就废了,幸好这俩妞死的快。”绑匪老老大想想要是最后爽完了才知道死人了,肯定是要被吓出毛病的,不禁非常的心里庆幸着。

    绑匪三人组知道死人了,虽然有点被嫁祸的恼怒,但是想想他们的这种营生,也难免湿脚,索性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所以就直接跑了。

    也只能说这三个绑匪的运道不好,刚跑出门外,整准备跑路,但是恰好就遇到了来这边找人的彦无双,本来彦无双是打算一家家的找的,但是却看到了这三个急慌慌的跑出来的三人,想着这都大晚上了,这么着急的跑,肯定有问题,于是就让人把绑匪给拦截下来,打算问问的,但是无奈这几个绑匪本来就是做了坏事,正心虚的以为被抓住了,所以更是死命的要逃脱了,刚碰上就动上手了,还很是凶狠的大打出手。彦无双心知有异,于是让下人把他们给抓起来,他自己连忙的跑进了那几个绑匪跑出来的小院子跑去。

    这院子本身就简单的很,就两个屋子,一个厨房间,所以彦无双很快的找到了倒在床上的彦福,但是扶起彦福时确实看到了这么一副七孔流血的样子,吓的彦无双直接就失了魂,怕他的宝贝已经归了西,整个人都想就这么随着去了。

    幸好一起跟进来的小厮喊了一声才醒了过来。“少爷,里面还有一个人。”

    彦无双自然不会去管里面的那个人,他现在全部的心神都才彦福的身上,拿手在彦福的鼻翼下面一探,确认了彦福还活着,彦无双高兴的眼泪都满眶了,一把抱起彦福就跑,没死就好,天下这么多的大夫,肯定能治好她的。

    “立马回府,叫府里的大夫全部都去小姐的院子候着。”彦无双抱着彦福往外跑,想着虽然府里的大夫医术都还不错,但是术业有专攻,看福福的样子是中毒,多叫几个大夫备着总是有备无患的,“把镇上的大夫也全部都叫来。”

    “是。那这还有一个姑娘呢?”小厮领了命令赶紧的下去了,但是想着还有一个姑娘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是又和小姐在一起,估计也是被那几个歹人给祸害的,就想一起救走。

    “一起带到府里。”反正彦府这么大,也不缺这一个屋子,彦无双想着要是解毒的话,这个还可以试药,就顺带的带上了。

    那三个绑匪虽然功夫有点,但是碰上彦府的那一大堆的侍卫,很快就被制服了,想着腰间的银票,很是悔恨,早知道就应该拿了银票就立马跑人,现在不仅没有爽到,更是连着银子都要带到阴曹地府去花了。

    “冤枉啊,我们没有杀她,是一个小娘们给我们钱让我们绑人的,毒肯定也是她下的。”绑匪老大一看到彦无双抱着人出来了,立马脚就软了,直接就把这事给全部都说了,这命都要没了,还是交代了,说不定还不用死,本来这毒就不是他们下的。

    彦无双哪里还有心思听他们说,只说了一句带回府里审问就走了。

    回到了彦府,立马就让大夫给彦福看了,那些大夫看了后给彦福洗了胃,开了药,直说幸运,只是中了极少量的毒,不过因为是砒霜,所以就算是少,还是对身体有影响,只能慢慢的排毒了。听罢彦福无事,彦无双吊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让轻红看着彦福,他就去找那些绑匪算账了。

    这几个绑匪伤了他最重要的彦福,怎么可能就轻饶,彦无双进来审问的时候,这三个绑匪已经被审问的差不多了,身上也没有一块好一点的皮肤了,那些审问的下人很是尽责的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用刑的时候也更是尽心尽力,让三个绑匪没有一会的功夫就全部的交代了。

    不过因为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何素的面容,所以这个主犯还是不知道,但是没关系,可以慢慢的找。

    “少爷,这个几个绑匪根本就没看清楚是谁要小姐的命,不过,肯定是和小姐有过节的,还是个女的。”余管家指了指放在一边桌子上的银票和首饰,银票的话,都是通用的,就算是找也找不到什么重要的线索,但是这些首饰的话,就很好找了,而且,那想害小姐的人估计就根本没有想到,这首饰上,都是有印记的,就比如他们彦府的东西,都会在首饰上刻上彦府的标记。“这些首饰上,都有咱们府山的标记。”

    彦无双拿起一根簪子一看,果然在簪子的花型后面找到了‘彦府’这两个极小的字眼,又拿起另外的一根翡翠链子,还是再镶着宝石的金器上找到了‘彦府’两个字,都是极小的字眼,如果不仔细找,肯定是不会发现的。

    彦无双拿着这些首饰气极,彦府是不介意多养几个人,但是这么多的银子,却是养出个吃里扒外的杀人凶手出来,看来这些多余的人是不能留了,还不如养个丫鬟小厮,至少这些人还知道伺候人。

    “去把何素给我绑过来。”彦无双在那小胡同里看到何素本来就很奇怪,这何素在江东本来就没几个相熟的人,这么晚还一个人到这小胡同里来,就知道有怪,所以就一直跟着了,现在到好,原来是她拿着彦府的银子去做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砒霜,很好,真的很好。

    何素因着走的是彦府的后门,所以没有碰到彦无双一行,她虽然前走一会,但是毕竟是个女子,还是深夜,所以非常的小心,又要绕过那些丫鬟小厮,很是费心了一番,不过幸亏彦福失踪,所以府里的一大半的小厮都出去找人了,让她被人看到的障碍就清楚了一大半。

    虽然花出去了所有的钱让她很是着恼,但是想着这银子能让彦福身败名裂,更是不能和她抢彦无双了,这银子还算是花到了点子上,想着银子和首饰以后还是会有的,还是更好的,这心情总算是平衡了一点。一回到屋子,就立马把衣服换了,再找出藏起来的那些更华美的首饰带了起来,想着这以后彦府就是她的了,心里就止不住的想笑,就连眼里的恨意都消融了一些。

    看看这屋里的装饰,虽然是华美异常,但是却是一样都动不了的,都是大件的,再想想彦福屋子里的那些摆饰,比她这边的不知道好出多少倍,不过就是一个不知哪里出来的私生子,占着这彦府大小姐的名头罢了,竟然还和她抢男人,现在都让人玷污了,看你还怎么抢。

    都是她的了,都是她的了!

    何素躺在床上,想着接下来的好日子,蒙着被子笑的像个疯子。

    忽然看到被她仍在一边的衣服,是她刚才出去的时候穿的,虽然那衣服看起来颜色很是素净,但是那料子却是极好的软缎,虽然有些舍不得毁了,但是想着要是暴露了就不好了,所以赶紧的又从床上爬了起来,把那仍在架子上的衣服又拿了过来,想找个地方烧了,但是现在烧的话就太引人注意了,所以就想找个地方藏好了,等过个几天再挖个洞给埋了。

    没等她找好地方藏起来,院子外面却是吵吵闹闹了起来,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现在的何素却是极兴奋的,所以听的很是清楚,想着可能又是那些女人在争宠了,所以也没有去过多的关注,但是没一会,这声音却是朝着她的院子来了,她不免有些慌张了,这里的院子间隔都是极大的,所以绝对不可能出现路过这事情。

    见手里还拿着这衣服,何素心里慌的不行,虽然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人,更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是她做的,勉强稍微镇定了一点,就立马把手上的衣服给扔到了床底下,然后一屁股做在了床上,但是心跳的还是非常的厉害。

    何素刚坐下,屋子的门却是被人给踢开了,还涌进来一大帮子的人,都是拿着棍棒刀剑的小厮,看到这些的何素,直接就瘫在了床上,知道她的所有希冀都化成了灰了,这些人定是来抓她去审问的了。

    本来何素打扮的很是漂亮,还瘫在床上,看起来就是一个柔弱的过分的漂亮姑娘,但是这些下人可不会因为这个就对她好点,反而是看也没看一眼,直接上来两个人,一把抓过就往门外拖出去了,何素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就算是和那个绑匪见面,也是她是主导的,现在完全是被拖着走的,哪里还有她还嘴的余地。

    何素和何岚本就在一个院子的,她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绑彦福,但是给出去的银子,怎么着还是能猜到一点的,但是现在却是这种情形了,她就算是再傻都知道一点情况不对了,所以闭紧了自己的嘴巴,跑回了自己的屋子,就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她可不想现在触霉头去,这一走,肯定是回不来了,说不定就这么死了,然后一张草席给扔到乱葬岗,什么都没留下呢。

    何素被人仍在彦无双的面前,看着他俊美的面容,贪婪的看着,心知自己除了死路一条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所以一点顾忌都没有了,看着彦无双面容除了悔恨自己做的不够干净,还有就是恨彦福。

    “这双眼跟淬了砒霜似的毒,看着就让人厌恶。”彦无双看着狼狈的坐在地上的何素,非常的愤恨,是她让福福被人绑架,还下毒害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人。“你的心一定是黑的,福福哪里惹到了你,你竟然绑架了她还不够,竟然还下毒。”

    何素听了彦无双的话,愣了一下,皱眉小声的道:“下毒?”

    彦无双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以为她对这个一点都没有悔改之心,心中更恨。

    “你这蛇蝎毒妇的心肠,真是死一万次都便宜你了。”

    何素反应了过来,“我只是让人毁了她的清白,可没有下毒,你这是污蔑。”何素一听下毒,这可是要人命的,她只是让人毁了彦福的清白,可没想过要在自己身上背一条人命,这可是要被鬼缠身的,她可没那种胆子。

    彦无双听了何素的话,一下子就回过了神,这毒妇,竟然想着毁了福福的清白,真是不可饶恕。不过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下毒的另有人。

    本来是想把何素扔到官府里面让她自生自灭到死的,但是现在彦无双改变了想法,“来人,把她卖到妓院去,让她尝尝被人欺辱的滋味,毁人清白,我先把你毁了。彦府好心给你穿用,你却是用你那黑心肠来毒害报答的,那我就把你发卖了妓院,还能卖点银子把你吃用的花费收回一点。”

    “不,不。”何素惊恐的看着彦无双,从自己心悦的人口里说出这等无情的话,何素只觉得天都塌了,到此时她还是觉得自己做的无伤大雅,只是让彦福失去贞洁罢了,又不是没命,不应该受到这种惩罚,卖到妓院啊,过着千人枕万人骑的日子,这简直还不如就此死去的好。“不,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全部都是因为你才这么做的,你不能把我卖了,你没权力,我又没有签卖身契,你不能把我卖了。”

    彦无双厌恶的看了何素一眼,“这还不简单。”

    让余管家拿了纸笔过来,彦无双亲自写了何素的卖身契,然后让人抓着何素的手指在卖身契上面画了押。

    “你看,这不是卖身契么。”

    何素看着这卖身契,只觉得整个身子都被埋在了冰里面,透心凉。

    “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人,不过看你可怜收留你罢了,竟然还当自己是主人了,还妄想着陷害人,既然你这么高看自己的身份,那就让你好好的享受去吧。”彦无双看着眼前这个涕泪横流,恶心不堪的女人,只恨不能撕碎了她,但是卖到妓院更好,让她去脏污恶心的过一辈子吧。

    “拉下去发卖了。”虽然可以从何素的口中套出那个下毒的人,但是彦无双已经不想看到何素一眼了,反正有的是办法找出那个下毒的人。

    “不要,不要,我什么都告诉你,你别把我卖到妓院去,求求你了。”何素现在只求别卖到妓院,什么都管不上了。

    “下毒的不是我,是金細,肯定是她,肯定是她,是她帮我找的那些绑匪,是她,不,不对,是何岚,是何岚给的银子,让我去办事的。”何素的已经癫狂了,有点不正常了,想到谁就咬谁,只想把这个罪名给脱罪出去,她不要被卖到妓院。

    虽然何素像个疯子一样的乱咬人,但是彦无双把她的话听在了耳朵里面,但是人却依旧拖出去了,难道还留着碍眼么。

    金細?这个名字都没听到过,不过,这些伤害了彦福的人,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余管家,你去找找彦府里面有没有这个人。”想来应该就是彦府里面那帮闲着空没事干的女人惹出来的,还有那个何岚,都当了他爹的小妾了,竟然还这么多的心思,看来那个园子也该清理一下空出来了,放着这么多女人,就知道争风吃醋伤天害理。

    “少爷,这个金細原是盥洗的,不过前几天拿了银子给自己赎了卖身契,说是回乡养老去了。”余管家听到这么名字,瞬间就想起来这个人了,本来以为只是一件小事,就没有禀报了,现在看来,还都是一起的,本来这个金細是死契,是没有赎身这么一说的,但是余管家想着也是在彦府大半辈子了,回乡养老也是人之常情,就允许了,还给了一小笔钱,算是一点心意,现在看来,他都办了什么蠢事。

    “你看,这都畏罪潜逃呢。”彦无双本来还以为是那帮女人,现在看来是连这些下人都不安分了。“抓回来。”

    因着这抓逃出去的人可不是这么一两个时辰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所以彦无双先去彦福的床边守着了,只希望她能早早的醒过来,让他好放下这一直吊在天边的心可以归位。

    彦无双守在彦福身边一夜,但是等到天大亮的时候,彦福依旧还没醒,要不是那几十个大夫一致说福福只是虚弱,今天肯定醒过来,而且脸色也好了很多,彦无双都觉得这些都是庸医了。

    不过,那个金細到是抓住了,那个女人不仅没跑,还大大方方的在客栈住了下来,被抓回来的时候也半分都没有惊慌,就好像只是出去一圈又回来了似得,镇定的不得了。

    余管家把那包砒霜扔在了金細的面前,“这个是从你的包袱里面搜出来的,本来以为你只是回乡,想不到心肠竟然这么歹毒,竟然下毒害主子,你这样的人,应该天打雷劈。”余管家听彦无双的吩咐去找金細的时候,又回了那找到彦福的小院子去了一下,在厨房找到了被撒在灶上的砒霜粉末,那些粉末就这么洒在那,旁边还躺着两只硕大的老鼠,要不是看到那两只老鼠,他还不知道那就是砒霜呢,然后在金細的包袱里面找到了那砒霜的药包,就算不审问,也已经可以知道是这个弑主的丫鬟干出的毒杀小姐的事了。

    “就算彦府亏待了你,你也不能下毒杀人。”

    金細本来就生无可恋的,只是心中的恨意支撑着她,所以一直的就这么活着,要知道盥洗的那个地方,可都是一些年老的仆妇,她这么一个夫人身边的大丫鬟被打发到那边浣洗衣物,可想而知那种待遇,那些仆妇都把衣服堆着让她洗,夏天还好一点,冬天那些厚重的衣服,再加上那冰冷刺骨的水,让她本来光滑洁白的从来就没有干过这种粗重的活的手,一次次的开裂,冻疮,流脓,多么的恶心,多么的痛苦。

    “亏待,你还知道是彦府亏待了我,不过,余管家,你现在是管家,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痛苦。”金細把双手伸了出来,“你看看,你看看我的双手,我的手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她害的,都是她害的!”

    余管家其实根本就不记得金細以前的事情了,所以看着她的那双手,一点感觉也没有,要知道哪些盥洗的仆妇的手,哪个不是这样的,只是红肿粗糙褶皱这个样子,不是很正常么,哪里委屈的要命了。

    “然后呢?”余管家连看都不想看这个女人了,还真当自己是个玩意呢,本来就是个丫鬟仆妇的命,你还想当自己是小姐姑奶奶啊,怎么不去投胎重新活一次,既然没那个命就好好的干活,现在都谋害主子了,这样的仆妇,还真应该打死了事。

    金細没有去注意余管家的语气,也没有去看余管家那已经范黑的脸色和不耐烦的样子,只顾着自己看着自己的那双手,还有自己的脸,她的脸本来是多么的漂亮,就算是比不上主子,但是在那些丫鬟中,也是顶尖么,要是没有彦福,没有她的出生,她或许早就是让别人伺候的主子了,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以想穿金就穿金,想戴银就戴银,哪里还用的着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可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这种粗鄙的活什么时候用的着我来做,如果不是彦福的出生,如果不是夫人死了,我何以要去盥洗那边,我本来应该是二爷的侍妾的。要不是她不是二爷的种,我怎么可能被贬去那里,所以都是她的错,全部都是她的错。”

    余管家听着金細的话,再看看她癫狂的样子,觉得这个人肯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不,我不是丫鬟,我是二爷的人,我是二爷的姨娘。”金細有些癫狂了,她的一生本来该是富贵荣华的,她应该是锦衣玉食的。

    “把她拖下去,这人已经疯了。”余管家想着这事还是要禀告少爷的,让他来发落,这个金細其实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本来就是个丫鬟,竟然还肖想当主子了,活该没这个命,发配到盥洗也是罪有应得。

    那些下人刚要把金細给拖下去,金細刚还像疯了一样的喃喃自语瞬间就停了,猛的朝那地上的砒霜药包扑去,打开了那药包后把里面剩余不多的砒霜全部都吞了下去,然后坐在地上疯狂的笑着。

    余管家连忙的去拉,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砒霜虽然不多,但是却足够毒死好几个人了,现在都已经全部吞下去了,就算是催吐,也来不及了,倒是可惜了被他这么轻易的就死去。

    看着金細那癫狂的样子,余管家一点都不想留下来看着这个疯女人死去的样子,所以就走了,把剩下来的事情交代了一下,就去找彦双麒了,既然这个女人已经疯了,也已经死了,现在,只剩下那个何岚了。

    彦双麒那边,是一点疑问都没有的,何岚那个女人已经过习惯了这种奢侈的生活,这种生活也消磨掉了她的斗志,只顾着争宠和胭脂衣服了,至于彦福,以前或许是嫉妒的想要把她的东西都抢过来,不过现在,早就没有了这种想法,就算是看到何素依旧是这样的性子,也不想去提醒了,所以这个借钱,其实完全就没有意识到她是要用这个钱去绑架彦福的,所以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何素也被卖到妓院后,更是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知道的都交代了,虽然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但是毕竟这个钱她还是有份的,再加上彦双麒的这个后宫女人太多,事情就会多,所以彦无双有意想清减一下,但是可惜的是,彦双麒是答应了,但是那些女人却没答应,毕竟享受惯了的人,让她再去过一个人的生活,或者是没有人伺候,还有或许就该担心没钱之后该如何,是个人都该知道如何取舍,就算是给了大笔的钱,也肯定是离不开了的,所以这些女人还是一个都没走,不过这何岚倒是知趣,知道就算是呆下去,也是被排挤的份,所以拿着钱走人了,不过,至于她是去的哪,就没人关心了,反正只要没有姓何的在,那至少在彦无双的心中是安全的。

    彦福每次出事情,肯定都是和姓何的相关,彦无双现在听见‘何’这个字就觉得间歇性神经痛,顺便把彦福看的是更紧了,稍微离开点就觉得可能就见不到了,或者又走丢了,反正就是捉紧的厉害。

    等到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正午都已经过了,但是彦福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彦无双是越等越担心,就怕这毒还没有解,懊恼自己不懂医术的同时只能死磕在彦福的床前,只有看着彦福醒来,他才能放下担心。在他眼前被人劫持走,他想他以后可能都会有阴影了,只有寸步不离才能让他稍稍放心。

    没过多久,有丫鬟传来消息,说是和彦福一起被绑架的那个姑娘已经醒过来了,大夫看过也说没事了,只要好好的将养着就可以了,不过因为之前被下过药,让她现在还是比较的虚弱,只要等药效被解掉就没事了。

    彦无双听到那人没事了,就知道彦福肯定也是没事的,只要等等就能醒过来,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至少说明这些大夫不是庸医。

    索性彦无双也没有等多久,彦福就醒了过来。

    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的彦福,看到醒过来的时候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哥哥,不是那些绑匪的时候,彦福只能用哭来表达自己的感受,虽然只是被绑走那么短短的半天,但是彦福却感觉好像过了大半辈子一样,走的缓慢而胆战心惊。

    “别哭,别哭啊。”彦无双本来还在高兴彦福醒来的,但是还没高兴的久一点,就见彦福哭了起来,瞬间就把他心疼的整颗心都纠结了起来,“福福乖啊,现在没事了,没事了,都是哥哥的错,是哥哥没有保护好你,福福,对不起,乖啊,咱们不哭了,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咱们不哭啊。”

    彦福整个被彦无双抱在怀里,默默的流着眼泪,虽然在被抓的时候很是镇定,但是没人能知道她其实很是怕死的,她还没有活够,这美好的日子她还想多活几天呢,还有,她最想的还是哥哥。

    抱着彦福,拍着她的背,只希望她现在能缓过来,惊吓已经过去了,已经没事了。

    “乖啊,咱们不哭了,现在已经没事了,那几个坏蛋也已经抓住了,哥哥已经把坏蛋全部都抓起来,以后就让他们都蹲大牢好不好?”彦无双安抚这彦福,虽然彦福又知道真相的权力,但是他还是决定把真相给掩盖起来,把这事情当做是绑匪来解决,不希望彦福的心里留下更大的阴影,这事情本来只是一般的吵闹,竟然升级到了绑架毁人清白的程度,要是以后都这么胆战心惊的,那么这生活都没有了意义,他的福福只要被他保护的妥妥当当的,然后快快乐乐的生活在没有阴谋的世界就可以了。

    “好,让他们蹲一辈子的大牢,不,蹲到下辈子去。”彦福哭的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黏糊着很是不舒服,但是又不想伸手去擦,所以为了节约布料,彦福就直接在彦无双的衣服上抹啊抹,擦啊擦,擦好后再换一个肩膀继续哭。

    “哥哥,还有一个同谋,听那个绑匪说的,好像是有人给钱让他来绑我的,还打算帮我,帮我……”彦福哽咽着,但是又说不出口,这个词语本来是没那么难开口的,可是问题是轮到她自己身上的时候,怎么感觉就那么的怪呢。“哥哥,那会我好害怕的,要不是有洪莲陪着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让我的恐惧能消除一点。”

    “没事了,那几个混蛋就让他们一直去把大牢给蹲穿吧,咱们不说他们了,现在咱们没事就好了,乖。”彦无双是知道彦福后面要说什么的,但是他不想让彦福把这个话给说完,不然他会崩溃的,幸好,幸好一切都还来的及,不然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真想把那个始作俑者给五马分尸了才好,可惜一个竟然自杀了,不过还有一个的话,就让她在妓院呆到死吧,竟然敢伤害他的宝贝。“洪莲?谁啊?”

    “就是那个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的,哥哥,其实她刚开始是喜欢你的哦。”彦福悄悄的透露了一下这个秘密,虽然哥哥不知道那个洪莲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喜欢的是他,但是,她不是转移目标了么,所以,现在哥哥是安全的,还是她的,那么告诉也没什么了。

    “喜欢我?”彦无双虽然有点奇怪,但是想想自己的这张脸,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哈哈,就算是他自恋好了。不过要是没有这张脸,估计福福也,应该能看上他吧。。。

    “对啊对啊,不过现在她喜欢别人了。”彦福本来对洪莲的态度不咋的,但是在她来救她之后,她就觉得其实洪莲挺好的,这大概就是患难见真情吧,“对了,洪莲在哪里?”

    “她在青萝园休息,也醒了,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彦无双顺利的把话题给转移了,轻呼出一口气,幸好福福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没事就好,哥哥,我有点饿了,能吃东西么?”彦福摸摸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昨晚的那饭也只吃了一点点,而且味道也怪怪的。

    “先喝点粥,等你好了咱们再好好的大吃一顿好不好,你现在身子虚弱,毒虽然解了,但是咱们还是再调养一下好不好?”彦无双松开彦福,把放在一边的粥端过来,亲自给福福喂粥,这粥一直温在小炉子里面,现在温度也刚刚好。

    “中毒?”彦福很是吃惊,她只记得昨天本来是在和绑匪斗智斗勇的,但是后来就有记不清了,呼吸也有点困难,然后就晕过去了,现在醒过来就在自己的床上了。

    “是的,那绑匪那边环境太差了,给你们的东西不小心沾上了一点老鼠药,不过现在没事了,福福以后一定健健康康的。”

    “嗯,我会一直健康快乐的,因为哥哥这么的爱我。”彦福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给自己喂粥的哥哥,只有哥哥才是一直对自己最好的人,嗯,虽然爹爹和大伯也是如此,但是哥哥才是相伴一辈子的人,嗯,现在才知道醒悟过来,应该不会太晚吧。

    彦无双听到彦福的话愣了一下,等明白过来了,高兴的差点疯掉,手上的粥都来不及放下,就直接拿着粥抱紧了彦福,然后小心的不让粥撒掉。

    “对啊,哥哥是这么的爱福福,所以福福也可以爱哥哥么?”彦无双只觉得什么语言都不能表达他的激动,眼睛也酸酸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但是他控制着不让它流出来,不然要是被福福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

    “嗯,我发现我还是爱哥哥多一点点,哈哈,是一点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