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皇夫吃醋超难哄 > 【一】倚危亭15┇你要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你还要抱着她(4更)

【一】倚危亭15┇你要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你还要抱着她(4更)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谷雨笑容僵了一僵:“奴婢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奴婢觉得,沐世子的脾气柔和,像是会体谅公主的人,他做您的驸马其实挺好的,适合与您长相厮守,同心同德。”

    “长相厮守,同心同德……”幽梦玩味着这话,忧郁地抬起眼帘,任霞光映入眼眸,将瞳孔染出温柔的光晕,“可这同心二字,要做到谈何容易啊?”

    谷雨明白,她心已经给了别人,世子再好,也很难取代她心里的人。

    谷雨便不说话,而是兀自叹了口气,想着,若是世子能早一些出现,那该多好?一切就都圆满了吧?

    她不禁为这二人觉得相逢恨晚,可偏偏感情之事,来早来晚都不圆满,非得是在缘分刚好时擦出火花。

    只能说,世子可惜了……

    ◇◆◇◆◇◆◇◆◇◆

    漓风想一个人静一静,便站起身道:“明日要去茶会,我先去准备一下。”

    王妃慈爱地点头:“嗯,一会晚膳来了,我让顺心去叫你。”

    璃雪煞有介事地盯住漓风:“哥哥,我还是建议你慎重考虑那位嫂嫂。”

    漓风淡淡地将余光扫向她,不买账地道:“我建议你小心说话。”

    “你想啊哥哥,等将来你们成了亲,你要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你还要抱着她,要忍受她对你各种各样无理的要求,这一天一天地熬下去,你能受得了她么?”

    璃雪索性一股脑地把心里话都倾倒了出来,也顾不得矜持不矜持,体面不体面了,把王妃都听得惊呆了,自己女儿才豆蔻般的年纪,怎么就这么懂了?这都跟谁学的?该不会是他那个风流成性的父王吧?

    王妃想起来就恨。

    漓风难以自持,端得冷漠如雪:“你在说什么呢?”

    王妃也跟着数落她:“就是啊,你在说什么?这是你这么大一姑娘家该说的话么?不害臊。”

    璃雪傻傻望着他们,差点没哇的一声哭出来给他们看:“唔,我好委屈,我好心为哥哥设想,你们偏不领情,还都来凶我,我委屈死了……”

    漓风无语地瞬目,拿她没辙地看向一旁,也不说她了,但王妃这做母亲的还是忍不住要说她一嘴:“你这丫头越来越不成体统了。”

    璃雪郁闷地收了声,愁眉苦脸地坐在那向母亲卖惨,善良的小洄举高一瓣西瓜,甜甜糯糯地哄她:“好啦,璃雪姐姐别生气了,来,我们一起吃瓜!”

    璃雪愣愣地看过去,王妃又有话教育她了:“对啊,看小洄多懂事,你也学学他,乖乖吃瓜,小孩怎么能管大人的事呢?”

    璃雪幽怨地接过西瓜,生无可恋地吃着。

    ◇◆◇◆◇◆◇◆◇◆

    翌日用过早膳,漓风在驿馆门外等候,临近辰时,公主府的马车果然到了。

    侍者掀开珠帘,漓风便能看见坐在里面的幽梦,他倾身行礼:“公主贵安。”

    幽梦带着冷暖适宜的微笑:“快别多礼了世子,上来吧。”

    漓风登上马车,坐在侧座,目光从容而不乱飘乱看。

    里座的她悄然无声将他打量,他穿着淡茶色的软纱广袖长衫,腰间带着一枚白玉佩。她由衷感叹,他衣品是真的好。

    “世子可有修习茶道?”

    “学过一二。”

    幽梦点了点头:“那就放心了,容后到了茶社,兴许他们会起兴斗茶。”

    漓风探究地看她,她便与他聊了一些斗茶礼仪。

    马车在他们交谈驶了一段路程,幽梦扬声唤车外:“快到了吧?”

    车夫答道:“前方转个弯就到了,公主。”

    幽梦别有用意地看向漓风:“世子,虽然这么说有点冒昧,但我还是希望,一会下车时,你能配合我一下。”

    漓风道:“怎么配合?”

    “你猜。”她笑得耐人寻味。

    漓风微怔,她还是那样优雅,充满悬念地笑着:“看你有没有一颗玲珑心窍,能猜到本公主想要你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