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皇夫吃醋超难哄 > 【九】南柯怅42┇他的吻,让她觉得羞耻又堕落(2更毕)

【九】南柯怅42┇他的吻,让她觉得羞耻又堕落(2更毕)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时小崩子气喘吁吁地冲进风华楼,高兴得奔走相告:“回来了!回来了!主子她终于回来了!”

    兰莹和谷雨那仨丫头皆是惊喜,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可过了一会,才看到幽梦被立夏还有其他两个侍女搀扶着进来,是单脚跳着走,众人的心又一瞬揪紧。

    “公主怎么了?”她们异口同声问。

    幽梦无谓笑笑:“没事,不慎扭伤而已。”

    寒露顿时在立夏胳膊上轻拧一把,怨道:“你看你,怎么看着公主的?”

    立夏理屈词穷,幽梦解围:“算了你们也别怪她,是我自己不小心。”

    冬至吩咐一起送她来的那俩侍女:“去把御医叫来。”

    兰莹满面愁容地走过来,落下目光看到她的脚,眼神更是不忍:“幽梦,你这一夜都去哪了?可把我们担心坏了……”

    幽梦拉着她手安慰说:“别担心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谷雨扶住幽梦道:“公主,很晚了,我们扶您上楼歇息吧?这脚恐怕得好好养几天了。”

    “嗯。”

    ◇◆◇◆◇◆◇◆◇◆◇

    御医来给幽梦看了脚伤,由丫头们给上了药包扎起来,告知已无大碍,休养些时日,吃些进补的膳食很快就能痊愈,众人这才放心。

    婢女们送走御医,便是要出去让幽梦安寝了,兰莹也顺势跟她们离开,却被床上的幽梦突然拉住手。

    她回头诧异地望她,只见幽梦满眼不舍,还有点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央求道:“兰莹,今晚你别走,留我这睡一宿吧……”

    兰莹反握住她的手,温柔笑着走回她身边:“怎么了?”

    幽梦不安垂眸,随便找借口道:“可能是脚伤闹的,我觉得有点心慌,有你在我旁边,我睡得踏实些。”

    不对,睿智如兰莹,她一眼就看出幽梦有很重的心事,她好像在害怕什么?

    谷雨没想那么多,但是颇为赞成:“也好,兰姑娘索性就留下吧,公主脚上有伤,行动不便,夜里若有需要,也好有个照应。”

    如此,兰莹便点头答应了。

    ◇◆◇◆◇◆◇◆◇◆◇

    夜入凌晨,幽梦与兰莹同榻而眠,可她那里能睡得着?心里脑里,全在想着今晚发生的事,只要一闭上眼睛,她仿佛便觉得自己回到了灵修那黑暗的小房间里,那个欺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的男人,似梦魇一般纠缠不休……

    幽梦心里真的好乱,乱透了。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烦躁、焦虑,潜意识里有些栓不住自己的心绪,像要挣扎着脱缰而去的野马,总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难道,就是因为那个陌生男人的一场强吻,因为他说的那些诡异话在作祟?

    他给她的,那算是生命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吻吧?虽然充满了强迫,可在他霸道的掌控下,幽梦却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把她吻得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脑袋里鬼使神差想到他说那个词,“舒服”。

    幽梦纠结的闭紧双眼,使劲摇摇脑袋,试图摇散那些羞耻、堕落的意念。脸又烧得滚烫,她只能把脸埋进被子里。

    这时她不由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个噩梦,就在那场竹林“邂逅”的当晚,她梦见自己在深林里迷路,被一只黑豹追赶,那黑豹迎面扑上来,把她摁倒在地,可恍惚一瞬,黑豹就变成一个黑衣男人,覆在她身上静静地俯视自己,看不清面容,却能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阴冷而邪魅,足以唤醒她心底的恐惧。

    不知那梦算不算是一个预兆,因为它跟今晚的情境太像了,梦里黑豹幻化的男人也戴着那只令她害怕的流云墨玉簪,而今晚的男人留下了这根簪子……究竟是噩梦催生了他,还是他编织了噩梦?

    他真的就如这凄迷的黑夜一般,冰冷,神秘,不可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