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农家小福女 > 第1125章 进宫

第1125章 进宫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车到了殷家门口停下,不仅殷家的马车在等着了,就是刘家的马车也在不远处。

    他们的马车一到,刘焕便从自家的马车上跳下,盛装就冲着他们的马车跑过来,根本不管后面的呼喊声。

    殷或也冲祖母微微行礼,殷老夫人笑道:“去吧,跟你朋友们好好玩儿。”

    殷或扶着长寿的手下车,也上了白家的车。

    一辆车里塞了五个人,还有两个箱子一个盒子,颇为拥挤,然后外面的人就听到车里传来的争执声。

    刘焕:“这箱子怎么这样放呀,我的腿都施展不开了,白二你快让一让。”

    白二道:“本来就没预留你的位置,你自家都有马车,干嘛非得坐我们家的车?这是殷或的位置。”

    白善“哎呀”的一声,叫道:“殷或,你踩到我了!”

    殷或不慌不忙的道歉,“实在抱歉,刚才没看见,是满宝拽的我。”

    满宝:“我是让你避开刘焕……”

    刘家人和殷家人:……

    殷老夫人撩开帘子,冲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笑道:“老妹妹,我们这就走吧,我看这几个孩子都有些闲不住了。”

    那辆马车的帘子也掀开了一角,刘老夫人露出脸来,笑着点头道:“老姐姐先请。”

    殷老夫人自然推辞,两家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刘家先走了,然后殷老夫人看向一旁的管家。

    管家就上前和大吉道:“我家老夫人让你们的车先走,我们家的车在后头,也好看着公子。”

    大吉不傻,知道殷老夫人这是要护着他们的马车前行,他便弯腰行了一礼,见刘家的马车走过了,便赶了车跟上。

    后面的动静自然瞒不住刘老夫人,她笑了笑后对坐在对面的嬷嬷道:“殷家为了养这个孙子可是煞费苦心了。”

    嬷嬷笑着应“是”,“不过是个大夫,虽然有神医之名,但这样奉为上宾还是过了些。”

    刘老夫人笑道:“随他们去吧,反正又不是走在我们刘家的前面。”

    “要不要把小少爷叫回来?”

    “算了,”刘老夫人摇头道:“那孩子太调皮,他想与他的朋友们一起便一起吧,也就是在宫门外了,进了皇宫可就由不得他们了。”

    的确是不由他们了,到了宫门口,大家按照尊卑入宫,正在排队检查入宫的人,后面要是来了身份更贵重的,那就要避让到一旁让身份更贵重的进去。

    有的人,明明天刚亮便来这里等着了,却可能等到最后才进得宫门。

    殷老夫人看了一眼凑在一起的五个孩子,见刘焕被刘老夫人招手叫过去了,她便对一旁的管家道:“去请周小大夫他们一起过来,我们一块儿进宫去。”

    “是。”

    白善和白二郎便一人提了一只藤箱,满宝则拿着装了寿礼的盒子,三人和殷或一起跟着殷老夫人进了皇宫。

    负责检查的侍卫正好是常守在宫门口的,他认得周满,所以按照她的身份应该是留到最后,但他还是只掀起眼皮看了一眼,然后检查他们的帖子箱子和盒子,然后让他们进去了。

    宫门这里没问题,进了宫却不一样了。

    负责指引的宫人看了一眼他们后,便笑着引殷老夫人走另一边,满宝他们则要到另一边候着。

    殷或停下了脚步,对殷老夫人道:“祖母先进去吧,我陪着白善他们等一等。”

    殷老夫人看了他一眼,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荷包来给他,道:“里面有些珍珠,若是累了饿了,便让宫人领你过来找我。”

    殷或接过荷包,乖巧的应下。

    殷老夫人看了满宝一眼,对她微微点头便带着三个孙女走了。

    周满是大夫,有她跟在殷或身边也好。

    几人等了等,终于有一个小宫女腾出空来把他们领向另一条路。

    这完全是一条陌生的路,反正满宝没走过。

    四人走在一起左右张望,走得急了些殷或便有些喘气。

    白善就扶住他道:“我们可以走慢些吧?”

    满宝便指了两边树上挂着的红绸道:“应该可以,你看这红绸,只有我们走过的路才特意挂着。”

    白二郎看着树上的红绸叹息,“这么多红绸绵延一路,得花多少钱呀?”

    走在最前面,察觉到他们掉队,回过头来找他们的小宫女听到,便没好气的道:“这位郎君管的倒多,这开始益州王给太后娘娘的孝心。”

    满宝进宫好多天了,有些笨拙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荷包塞到她手里,小声道:“小姐姐,我这朋友身子有些弱,我们能不能走慢些?”

    小宫女显然也很少收钱,她有些慌的左右看了看,然后赶忙将荷包塞进袖子里,轻咳一声道:“那我们慢些走吧。”

    一放慢脚步,殷或便气不喘了,白善三人便开始找话和小宫女聊天。

    满宝的嘴巴就跟抹了蜜似的,“小姐姐,你长得可真漂亮,你多大了?”

    小宫女抿嘴一笑,“我今年十四了,你嘴巴倒是甜,怎么就你们兄妹几个进宫?你们家人呢?”

    满宝道:“我们家大人都不在京城,我们是持帖进来的。”

    白善则问,“刚才听小姐姐的意思,这满宫的红绸是益州王为太后布置的?”

    “不错,”小宫女笑道:“娘娘喜欢红色,益州王为了喜庆,又为了给太后惊喜,昨儿天一黑就让我们布置的,宫里的人忙了半宿才把这沿路都挂满了红绸和红灯笼,一路的喜庆呢。”

    满宝感叹,“难怪太后喜欢益州王呢。”

    “可不是,益州王出了名的孝顺。”

    但再孝顺他也是坏人!

    三人默默地在心中道。

    而且……

    三人看着沿路挂着的红绸,暗道:这也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呢,这里头的钱也不知道有多少是他们益州百姓,或整个剑南道百姓的血汗。

    白善想起犍尾堰决堤,想起益州城迟迟不能解决的流民,嘴角便抿了抿,整张小脸都忍不住绷紧了。

    小宫女将他们领到了一个院子里,然后道:“离开宴还有一段时间呢,你们就在这儿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