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228章 跟八爷开荒

第228章 跟八爷开荒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爷,正是八年前在中条福地大展身手的毛小巴。

    作为资深的仙荒者,第一要素,消息灵通是必须的前提;比如各门各派,各家族各势力,有什么喜庆大事,都要第一时间探知,再找机会混入下手。这个行当也是有组织的,虽然松散些,消息在仙荒者中传递的很快,比如这一次。

    栖霞派的鉴宝大会来的无声无息,毫无征兆,这本不是个计划内的门派活动,但眼线众多,消息灵通的毛八爷和老二还是从中闻到了荒机,他们两个这段时间正好在西昌活动,所以是第一批到达的仙荒者。

    仙荒者的第二要素——谨慎,这里说的谨慎包括事前对门派的采点,人员分析,附近有关修道场所的动态;这是必须完成的课程,毕竟,他们这职业不是那么的讨喜。

    于是在栖霞派不远的连山观,他们发现了某些异常。

    第三要素便是,从行。所谓蛤蚧断尾,死地后生,仙荒者这个职业有时并不只是讨厌不讨厌的问题,而是生与死的问题,碰到脾气暴燥些的门派修士,被逮到的下场是很惨的,这和凡世中的小偷被抓是一个道理。

    所以就需要关键时刻能抛出去吸引他人注意力的尾巴,尾巴当然不能是自己的亲近或者门徒,否则象毛八爷这样干了数十年仙荒的,有多少徒弟后人都不够他割的;

    尾巴一般就地骗取,尤其是一些初入修真界,对现实残酷还认识不清,又整日想着撞个仙缘,发笔外财的无根基的小散修,这时老仙荒们就会舌绽莲花,以大话虚言欺骗新人入瓮,以利行事不堪时推出去顶缸;这样的角色,仙荒者们称为从行。

    当然,如果运气好全须全尾出来了,自也有一份所得;这样如果干上十年八载,还没被前辈们坑死,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仙荒者中真正的一员。

    老二看中李绩不是因为他长的俊,而是他看着傻,象个天生的从行,真再好不过了。

    八爷和老二心照不宣的邀请李绩同席,一副长者风范,让人如沐春风;言谈间更是互相吹嘘,有多少后辈子弟就是经他们推荐进入多么强大的宗门,又有多少无依散修和他们合作后灵石收入千万,真正是慧眼如炬,道光普照,是青空修真世界的伯乐,救苦救难的菩萨。

    李绩哭笑不得,面上僵硬,心中尴尬,偏偏还发作不得,这两个老骗子,真拿他当羊牯了?

    他之所以过来同席,原本是希望在二人口中打听更多有关连山观传送阵附近出现大量修士情况的,却没想到两个骗子竟要拉他入伙,虽然不懂仙荒者的行事习惯,但两人的不怀好意他还是心知肚明的。

    “栖霞派鉴宝大会,听过没?这样的涨见识的场合,去过么?只要小哥跟着我们,进栖霞福地那是易如反掌,手到擒来,到时符箓随你抓,法器任你选,灵石戒载斗量,中品灵石以下都懒的拿!”

    “我看小道友功法普通,只怕也是个没传承的吧?那栖霞功法可通元婴大道,随便捡几样练练,不比现在苦守旧法来的有前途?以小友天资,再配道门真法,那未来成就,嘿嘿,说不定我们老哥俩还须倚仗小友呢;再说栖霞派内坤修无数,那花容月貌,娥娜多情,小友英姿潇洒……”

    两个骗子,一个财惑,一个色诱,外加大道功法,配以无双口舌,一般初入修真者真还未必应付的下来,多半即便不十分信,也情愿跟去涨涨见识,如此越陷越深。

    “好,我便随两位前辈进去看看,不过可事先说好,小道本领有限,一不会打架,二不做欺诈之事,两位前辈可莫要指望于我。”李绩终于松了口。

    “好说,好说,小友只需带双腿,其他都由老哥哥们来解决。”老二笑得见眉不见眼,真进了福地,还能由得你?

    几人计议已定,继续吃喝,约定今天先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出发。

    李绩当然不是修真小白,现在的他,都快成一般修行者口中的修真阎罗了;之所以答应这两个老骗子,也有他自己的一份考量。

    西昌城外连山观传送阵是个圈套,这一点无须再想;对付谁?恐怕七,八成便是他李绩;为什么栖霞派毫无征兆的广邀修士来此参加鉴宝大会?可能也只是个借口,以免有心人发现大量修士无故聚集。

    如果以上判断为真,栖霞派和草原的关系绝不简单,或者,也未必是草原,也可能是牵昭,玉清,云顶三家;也许根本就是联合行动。

    李绩无法去连山观实地求证,这简直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就只好另辟磎径,从栖霞派内部着手;如果一个人孤零零的去,难保不引人猜测,但如果和这两个老骗子一起去,那就绝无人怀疑。

    第二日一早,李绩跟随两人离开下关镇,行入南部溪渠密布的丘陵;很快李绩就发现,他根本无须判断方向,避开可能的修士神识探查,在这方面,两个老骗子的经验可比他丰富多了。

    如此弯弯绕绕,行走了半日光景,才来到栖霞福地外一处不隐人注意的沼泽地;老二找了出干爽的所在,招呼两人坐下等待;他们准备在亥时侵入栖霞警戒大阵,因为这个时间段,正是大部分道门修士做晚课,参晚功的时间,留守看护大阵的修士最少。

    戊时,八爷和老二开始准备,两人非常专业,和李绩上次偷入中条福地直接使用破禁符不同,两人的准备全面而繁琐,核心目的便是用最少的灵石付出侵入大阵,想想也是,如果使用上百极品灵石的破禁符,进去后能不能收回成本都很难说,专业就是专业,哪怕只是修真界人人喊打的仙荒者。

    李绩静心观瞧,和两个不过筑基期的散修相比,他融合境的眼光自然不同;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今日这两个老师可教了他不少新奇而异想天开的破阵手段,虽然有些猥琐下作,但胜在实用,可比书简上的东西有用的多。

    两人配合默契,一看便是经年老手,半个时辰后,一切准备妥当,八爷操持一个法器在大阵临界处范围加温,老二则遁入沼泽不知所踪,当八爷把温度加热到合适程度时,正好老二也提着两大一小三只大鼍回来。

    鼍,就是前世叫鳄鱼的东西,性情温顺,这世界的人又不喜其肉,故在南部沼泽很是常见,它们性喜阴,擅长打洞,也不知道老二哪里这么快就抓来三只,一点动静也没出,也是种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