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万维 > 第五百三十六章:战乱之后

第五百三十六章:战乱之后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祈天的皇城,冷清,几近空无一人。

    皇室成员被杨勤屠戮殆尽,包括后宫的侍女和内侍。杨勤占领帝都之后并没有陷入酒色之中,他好像有着极为坚定的目标;那就是血洗祈天皇室。

    杨勤反叛的理由已经不重要了,他的故乡,望秦行省,几乎所有他家族的势力,也因为这一场反叛,损失殆尽。一个家族能将仇恨隐忍数十年,最终抓住了祈天的空档一举血洗了整个皇室,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去想,杨勤和他的家族,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皇元武坐在皇宫的一座偏殿之内,看着被压着跪在地上的杨勤,看着他披头散发的样子,看着这个他才第二次见但却是他杀父仇人的男子,神情淡漠。

    杨勤失败了,所有属于他的势力,他的部下和他的军队,在皇元武进入内城之前,被人屠戮殆尽,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现在的杨勤,当真是一个孤家寡人,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他挣扎着不愿给皇元武下跪,皇元武摆了摆手,左右的军士放开了杨勤,杨勤哈哈一笑,径直坐在了大殿的地上,满脸都是狰狞的笑意,几近疯狂。

    皇元武淡淡的看着他,有很多疑问,现在还没法解开。杨勤知道自己必死,也不一定会说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杨勤已经是能够找到的最后一个三王之乱的参与者,不找他询问,皇元武找不到另外一个突破口。

    “你们都出去吧,殿外候着,没有我的召唤,不要进来。”皇元武轻声对左右的侍卫吩咐,侍卫们向皇元武轻轻行礼,慢慢退下,在外面将大殿的门关闭。

    整个大殿之中,就只剩下了杨勤和皇元武两人。漫天的大雪还在不停的下,大殿之内放了几个火盆,但还是抵不住这寒冷,坐在大殿之内,也能感觉到一股寒意。

    皇元武轻轻的拉了拉他的大氅,让自己更暖和些,看着下面衣衫单薄的杨勤,沉默不语。

    杨勤似乎根本就感受不到寒冷,他就这么直直的坐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皇元武,呼吸沉重,每一次呼吸,都能看到他口鼻之前薄薄的雾气。他的双手被绑在身后,动弹不得。

    很久,两个人就这么相互对视,谁都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会,皇元武才开口,轻轻的道:“你感觉如何?”

    “晚了一步,没能杀了你。”杨勤狰狞的笑着,死死的盯着皇元武的脸,厉声道:“若知道是这结果,当初就要挑起大战,让整个祈天陷入混乱!让千万蝼蚁给我陪葬,哈哈哈哈哈……”说着,杨勤几近疯狂的笑了起来,皇元武没说话,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平静的看着杨勤发狂。

    这样一个已经进入陌路的人,也只能图一时的口舌之利了。

    狂笑的声音充斥这整个大殿,听着让人觉得刺耳,杨勤笑的自己涕泪横流,血管喷张,到了最后,已经分不清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很久之后,杨勤的笑声才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沉闷的呼吸声,他的双目一直没有离开过皇元武,而皇元武,也一直在淡淡的看着他。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亲手杀了自己的父王。但现在皇元武看着他,心中却没有滔天的愤恨,有的只是一种悲凉。

    当杨勤冲东王挥刀的时候,是不是能够想到,有一天,他也会有同样的下场。

    三王之乱平息了,这场看似因为巅峰权利引发的战乱,最终没有人获利。参与叛乱的三个王府分崩离析,只有西王带领残兵返回了西王府,之后的十几年内,他不再可能拥有进攻帝都的能力,甚至连自保都是问题。南王皇良平,下落不明,整个南王府分崩离析,虽然现在还保持着编制,但如果帝都不加以干涉,最终南王府的整个地盘,也会发生叛乱。

    北王府,皇正初失踪,他旗下的十数万大军诡异的消失,北王府是被帝都削弱最多的藩王府,加上东王府对北境的征伐,现在的北境,应该是最安分的。

    至于东王府……最终祈天的整个烂摊子,就全部到了东王府的头上。

    每个人,都没有得到他最终想要的,这场动.乱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失望。但参与的所有人,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无数将士在这场动.乱中丧命,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整个帝都陷入恐慌之中。祈天皇室被屠戮,帝都的官场被洗劫,留下的,是一片狼藉。所有经历了这场动.乱之后的人,都在各自的角落中舔舐自己的伤口。

    没有人,是真正的赢家。

    但谁都没有料到,这场席卷了整个祈天的动.乱,居然是有人操控的。这一点,也是最让皇元武愤怒的地方。

    这些在幕后的人,一直都没有露过面,他们就好像幽灵一般,做下了这么多事情,拥有这么大的能力,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皇元武却还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

    “平静了吗?”良久过后,皇元武轻轻的开口,问下面大口喘息的杨勤。

    此刻的杨勤,满脸都被他的泪水和汗水覆盖,脸上的肌肉已经有些抽搐了,他还是冷冷的笑了一声,死死的盯着皇元武,一言不发。

    “你可知我为何不杀你?”皇元武静静的看着杨勤,语气十分平缓。

    杨勤沉默,脸上的笑意不见,双腮鼓动着,看样子正在积蓄力气。

    皇元武对此,视而不见,杨勤现在已是瓮中之鳖,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即便现在挣脱了绳索,他也不是皇元武的对手。更何况,就在殿外,皇元武的百人侍卫队就守在那里,如果杨勤有任何异动,他们会第一时间冲进来,届时杨勤将会被碎尸万段。

    “有些事情我还要问你。”皇元武无视杨勤的动作,自顾自的问道:“你进攻帝都选择的实际太准确了,是有人给了你什么消息吗?”

    杨勤不为所动,仍旧死死的盯着皇元武。

    “你怎么知道三王会叛乱,又怎么知道他们能到达帝都的确切日期的。”

    “占领帝都之后,你不第一时间拥立新帝,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你都做了什么?”

    “谁,杀了你的部下,还有,给你消息的人,到底是谁?”

    皇元武不停的发问,杨勤没有任何回应,他只是死死的盯着皇元武,双臂上疯狂用力,想将捆绑自己的绳索挣脱。皇元武也并不着急,他就这么坐着,看着杨勤在下面挣扎,他的手轻轻的放在东王剑的剑柄上,内心平静。

    半晌,杨勤最终也没有挣脱捆绑

    他的绳索,他放弃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杨勤终于开口,对皇元武道:“你的问题挺多啊,你觉得我会帮你吗?”

    “你一定会的。”皇元武看着杨勤,淡然的回答道:“你的家乡,望秦行省,还有你的家人,你的家族和产业,还有你祖辈的痕迹,你的父母妻儿都在望秦省,你们杨家所有的延续,都在那里。”

    杨勤不为所动,皇元武轻轻的抬头,看了看大殿的天花板,而后再次轻声道:“天降大灾,现在我束手无策,若想保住祈天根基,需要找一个地方征伐。你望秦省距离帝都很近,且因为你的原因,帝国对望秦省的政策宽厚,赋税很低,家家户户都十分富庶。”说着,皇元武淡淡的看了杨勤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

    杨勤的眼中忽然爆出一阵猛烈的杀机,他挣扎着站起来,但他现在的体力不足以让他整个人起身,他恶狠狠的盯着皇元武,道:“皇元武,你是不是人?”

    “我是。”皇元武的语气依旧淡漠:“我是人,也可以是野兽,也可以是恶魔。这要看和我对峙的是什么。杨勤,你不是人,就不要奢求你的敌人是人。仁义道德,在你这里,又价值几分呢?”

    杨勤钢牙紧咬,他拼命的从地上爬起来,利用自己的上身让自己起来,在站起来的同时,逼迫自己不用膝盖着地,最终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从地面上站起来,他恶狠狠的瞪着皇元武,嘶吼道:“这和他们没有关系!有什么事,你冲我来!”

    “你吧自己当成圣人了吗?”皇元武冷冷的道:“站在你的角度,你要保护你的黎民和家人。但站在我的角度,你就是一个杀人狂魔。你杀我父王,占据皇城,死在你手上的皇室成员和祈天官员无计其数,现在你想起来自己还有故乡了?你现在知道自己还有后代,还有亲人?这世上,就只有你有亲人?别人的亲人,就都是草芥吗?”

    皇元武说着,也站起身,双肩一抖,将自己身上的大氅脱落,手握东王剑的剑柄,上前走了一步,站在大殿的台阶之上,看着脚下正气喘吁吁的杨勤,双目之中爆出一道狠厉的光芒,道:“你若执意不说,就不要怪我无情,你犯下的罪行,将所有和你有关的人都杀了,也不足以偿还!”

    杨勤的双目之中,充满了恶毒的光芒,他恶狠狠的瞪着皇元武,但他却没有上前一步,也没有冲上去和皇元武拼命的举动。他知道,若自己有所动作,自己固然会当场死去,但皇元武说的也是事实。自己死了之后,整个望秦行省,将在祈天的铁蹄之下化为一片火海,所有的辛劳,所有的期盼,也都会化为泡影。

    这场争斗,真的没有任何一个赢家。

    瞪了皇元武很久,杨勤忽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整个人身体一沉,再次坐在了地面之上,喘息的比之前更剧烈了。皇元武没有动,他就这么站在台阶上,看着脚下的这个人,心情复杂。

    在他的计划中,真的将讨伐望秦放在了首位。为了保证祈天的延续,杨勤的故乡望秦,可能是最好的征伐对象。将望秦的粮草洗劫,帝都的百姓,就有可能撑过现在的雪灾。

    “好……我说。”杨勤无力的看了皇元武一眼,最终,他还是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