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 第682章 番外公主

第682章 番外公主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82章 番外公主

    “公主?”温酒欢喜的眼前一亮,当即越过门槛,一把将人抱住了,“我就知道你没事,我就知道你肯定还活得好好的!”

    赵静怡被她忽如起来的动作撞得往后倒了倒,酒也差点摔了,她连忙一手将木盘拖高了一些,一手拥着温酒,笑着同她说道:“我说皇后娘娘啊,你如今是咱们大晏最尊贵的女子了,怎么也没个母仪天下的样子?动不动就同人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啊?”

    “什么体统不体统的。”温酒眼中水光渐盛,嗓音微哑道:“你怎么会同说我这些个废话?莫不是我吃药吃多了又犯糊涂,又做梦梦见你了?”

    她此生已算十分圆满。

    可大公主赵静怡自那日被应无求带走之后,便再没了消息。

    如今这人好端端的出现在她眼前,模样半点没变,反倒比当初更显得洒脱随性了。

    好似梦中人一般。

    不太真实。

    赵静怡见她这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你总惦记着我做什么?”

    她在温酒耳边轻声道:“你这话可千万别让陛下听见,如今可不比当年了,若是陛下吃起飞醋来,瞧我哪哪都不顺眼,我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温酒拽住了赵静怡的手,握了握又捏了捏,感觉到肌肤温热,确定这人好生生的站这里同从前一般与她说话,这才稳下心来。

    她缓缓退开些许,眸中含泪,笑看眼前人,“公主这几年去哪了?怎地今日才回来找我?”

    “说来话长。”赵静怡把放酒坛子的木盘塞到温酒怀里,笑道:“你先把酒抱好了。”

    温酒想也不想就伸手抱住了。

    下一刻,赵静怡就拥着温酒飞身上了屋檐,踏月逐风一般,掠过重重墙头屋檐,最后来到了湖心亭。

    月色照着水波潋滟的湖面银光泛泛,漫天星河倒映其中,偌大一处再无旁人来去,此刻便如如世外仙境一般。

    湖心亭四周又有满湖莲花盛放,夜风吹得莲叶轻摇,四周幽香暗浮。

    着实是饮酒赏月绝佳去处。

    赵静怡把温酒往石凳上一放,她自个儿在另一边坐下,抬手就取了一坛酒开了封就饮。

    动作太快太过随意,酒水微晃撒出些许,一瞬间酒香四溢。

    温酒的手也极快,当即就把另外一坛也开了,拎着同赵静怡那坛碰了一下,举着酒坛就开始喝。

    赵静怡见状,忍不住笑道:“别人知道咱们娘娘是个酒鬼吗?”

    温酒也不理她,喝了好几大口,才停下问她:“我记得公主从前最是讲究,金杯玉杯夜光杯,什么贵重用什么,如今不也是拿着酒坛就能喝么?可见只要酒好,怎么喝都是好的。”

    “你这张嘴啊,还同从前一样。”赵静怡垂眸笑道:“还好,有你同从前一样,要不然……这人世当真没什么意思了。”

    她这话好像只是随口一说,又好似当真觉着这人世没什么值得她眷恋的。

    温酒听了,当即开口道:“公主这话不对,世上值得人心生欢喜的很多,公主不因为太喜欢我,就不愿意喜欢旁的人和事了,这样不好……不好。”

    赵静怡含笑看着她贫嘴,眸中笑意愈深,“这大晏都不姓赵了,你还喊我公主呢?”

    温酒正色道:“只要公主愿意,就永远都是大晏的公主。”

    “我不愿意。”赵静怡想也不想的说:“我生于皇室来的尊荣显贵,都在那一日还尽了,好不容易才还清得来的自由身,我才不要回到金玉笼里去,不过温掌柜若是时不时给我点银子挥霍挥霍,我倒是很乐意的。”

    大公主会说这样的话,温酒并不觉得奇怪。

    她笑了笑,举起了酒坛子敬赵静怡,“若是旁人,从我这里顺走一个铜板都不行,但是公主要银子,拿多少都成。”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可记下了!”赵静怡笑着,很给面子喝了几大口,才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般,从怀里摸出来一个锦囊里递给温酒,“我在来的路上耽搁了,没赶上你们大婚,不过这贺礼还是要给的。”

    “贺礼?”温酒伸手接了过来,有些好奇这锦囊里头究竟是什么东西,当场就拆开了。

    她一看就愣住了,这锦囊看着不大,里头却藏着挺厚的一叠纸,三叠四叠展开之后是偌大的一张纸,“求子秘方?可这秘方怎么不开药,上头却画图?”

    “对啊,求子秘方,我特意给你弄来的。”赵静怡笑道:“光开药有什么用?你试试这上头画的姿势,包你三年抱两,儿女绕膝,省的那些那个老东西成天哭着喊着要让陛下纳妃,你多生几个,堵住他们的嘴,气死他们!”

    温酒看清之后,顿时面如火烧,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立马就把这玩意塞回锦囊里去了,“公主好意,我心领了。”

    “不能光心领啊,你得用。”赵静怡伸手揽住了温酒,极其随意的靠在了她身上,“我同你说,你得把在我面前那个厚脸皮的劲儿拿出来对谢珩才行。”

    温酒实在不想同她再说这档子事,立马就拎着酒坛同赵静怡共饮。

    这美酒入了喉,愁消云散,话说到一半,也就忘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谁也不提这几年的辛酸苦楚,只挑些好玩的有意思的事来说。

    温酒说自个喝药快喝成了苦汁树,每天都要含糖来甜一甜才行,感慨着卖酒的人如今反倒没酒喝了。

    赵静怡说进京时那匹马长得俊却不识途,愣是带着走了好些冤枉路,这天下都走得,偏生回家的路总走错。

    两人说着话,时不时饮一口酒。

    等到酒坛快见底了。

    温酒有些舍不得喝仅剩的那两口,屈指轻轻敲着酒坛子。

    她有些醉意上头了,才敢低声问赵静怡,“你这几年,究竟去哪了?”

    赵静怡趴在石桌上,艳丽的面容一半被月光笼罩着,一半隐在暗夜之中,这会子酒意上头,眉眼间隐隐的浮现了几分伤情。

    她嗓音低低的说:“我睡了很久,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没有剃度出家,同我结为了夫妻,相守着从青丝到白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