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都市巅峰高手 > 第1076章 夜入秦城

第1076章 夜入秦城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梓安和神逸泽极度严肃的神情,令秦墨也渐渐没了笑意。

    看来,这件事问题,还真蛮严重的。

    “我记得,早在天隐之前,逸泽前辈您就安排神家人手,前往寒冰领域,去寻找天工神石,难道……一直没有音讯吗?”秦墨忍不住问。

    那会儿,秦墨才刚刚进入天隐市。

    神樱就去找过秦墨,商量承霄剑度天谴,入神境的事。

    早在那时,神家就早早开始寻找天工神石了。

    “一年多以前,我早已派人去寻找了。”神逸泽无奈的说,“但至今,也没什么收获。”

    “天工神石在寒冰领域之内,但可不是进了寒冰领域,就能找到,哪怕在寒冰领域,它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只能说……秦家要比我们命好了。”

    “若真是我们揣测的那样……”

    神逸泽已不敢想像,他缓缓走到大厅门口,望着天际渐渐暗沉下来的黄昏,感叹一声,“只能说,天助秦家了。”

    看到会议室气氛有些压抑。

    神逸泽掩饰了自己的心忧,转而笑道,“不过,这事儿也只是我们揣测。”

    “未必秦家真的打造出两把神剑来,咱们倒也不必如此垂头丧气。”

    “我们的人,一直在寒冰领域寻找着,不一定过不了几天,我们也能有所收获。”

    神逸泽的安慰,很是没用。

    若寥寥几天,就能找到天工神石的话,神家也不必一年多,都没什么收获了。

    不管怎样,洛神还是要做好完全准备。

    若七日之后,秦宗真能破得了两座大城,他们也应该想想后路了。

    秦墨和两位家主又聊了几句,便出了洛城。

    临走时,洛梓安问道,“你不是说你少一种药材吗?你说说,我派人帮你找。”

    “哈哈,不用了,不出意外,今晚我就能得到。”秦墨笑着说。

    洛梓安一脸疑惑,“大晚上的,你去哪儿采药?夜晚扶风平原野兽诸多,还是莫要出去得好。”

    “放心吧,梓安奶奶。”秦墨笑着摆摆手,离开了。

    夜晚,秦城。

    秦城之内,乃是明团所在之地。

    会议厅里,灯火通明,却只有秦晓玲和秦小耗两人。

    秦晓玲坐在主座之上,神色平淡的听着秦小耗的汇报,秦小耗则站在一旁,恭敬的低头,说着这一天的经过。

    “事情交代清楚就好。”秦晓玲听完他汇报后,淡淡回道,“这一天,辛苦你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秦小耗躬身退去。

    “哦,对了,关于秦韵的事,莫要和任何人提及。”秦晓玲冷声提醒,“这是掉脑袋的事。”

    “是,团长!”

    “嗯,下去吧!”

    秦小耗出了会议厅后,擦了擦额头冷汗。

    他哪里知道秦老大跟秦韵说了什么,没等他见到人,那会儿他就昏迷了。

    刚才,也只能和秦晓玲胡诌两句。

    出来后,秦小耗重重的呼吸了几下。

    他看了看秦城内安静的四周,沿着城墙,小心翼翼的朝着城外走去。

    出了秦城,又向北面走了好远,快到北面森林的时候,就听到远处传来微弱的叫声。

    “这边!”

    秦小耗急忙走了过去。

    却见,此时秦老大,已然换了一身朴素的女装,头上还盖着一块黑纱,若将这黑纱拉下来,恰好能遮住他容颜。

    秦小耗上下打量一下,嘿笑道,“老大,别说还挺适合你!”

    “你滚犊子!”秦墨瞪了他一眼,看向秦城方向,“一切按计划行事,行动吧!”

    “老大,你真要这么搞啊?万一……”秦小耗很是担忧。

    他心脏都在怦怦跳着,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他们现在做的一切,说通透些,就是在玩命。

    秦墨将面纱拉下来,遮挡住他面容,“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行动吧!”

    夜晚的秦城,冷风呼呼的吹着。

    在这寒冷的季节,在地面上泼出一碗水去,恐怕都很容易结冰。

    又快到了过年的时节,一年一度,总是忙忙碌碌,过得甚是迅速。

    春困秋乏,夏盹冬眠。

    这话总是说得不错的。

    饶是这么寒冷的天气,几位把守秦城大门的侍卫,却也靠在城墙上,泛起了困意。

    一旦陷入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每天的困意便总是十足,实在是改不了的毛病。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莎莎的脚步声。

    几位打着盹的城门守卫,瞬间惊醒!

    在这上古战场惨烈的战役下,睡觉永远也不踏实,轻微的响动,便惊醒了守卫们。

    却见远处,秦小耗搀扶着一位头蒙面纱的女子走了过来。

    这女子在其搀扶下,身子哆哆嗦嗦,不停抽着,走道儿都一瘸一拐。

    “秦小耗,你这带的什么人?”城门守卫队长立马摆手,令几人将其拦了下来,同时厉声质问道。

    秦城明团,也就三千余人,来来往往,彼此都熟络。

    秦小耗虽在明团只是个杂役,不过边缘人物,但城门守卫队长,却也认得。

    “唉。”秦小耗重重叹了口气,无奈的看了眼身旁的黑纱女子,“这不是我妈身体不好吗?最近总是口吐白沫,时不时抽抽,我怕她得了脑血栓,想让秦卜子先生看看。”

    秦小耗不说还好。

    一说,身旁的女子抽抽的更厉害了,就像个电动小马达一样。

    守卫队长嫌弃的看了眼这女子。

    秦家和宗家,在上古战场中也有一些旁系的妇人孩子,这些人大多安排在宗城内,负责秦宗的后勤,比如烧水做饭,收拾秦宗大城等等……

    倒是听说,秦小耗他母亲就在宗城干着杂活。

    一把年纪,还来上古战场替秦宗卖力,旁系族人,也活得确实不容易。

    守卫队长走过去,正要揭开女子头上黑纱。

    却见从黑纱下,发出一声呜呜怪声,随即喷出白沫来,直接打在了守卫队长的脸上,那白沫还带着一股难闻的异味。

    守卫队长当即后退两步,气的赶忙擦了擦脸。

    嫌弃极了。

    一旁的秦小耗,不好意思笑道,“我老妈口吐白沫,面容扭曲,有些可怕,我怕吓到秦城的人,就特意用黑纱遮掩了下。”

    “实在对不起。”

    “快!快!赶紧进去!”守卫队长气急的让开道,不耐烦的招手,“看完病,早点儿出来!真特么晦气!”

    秦小耗歉意的点头,带着他的老妈,进了秦城。

    城门守卫们急忙将道路让开,生怕刚才发生在队长身上的事,再发生在他们头上。

    进了秦城。

    秦小耗带着秦墨,走到了一处偏僻角落。

    此时,秦城之内,甚是安静。

    很多没事儿的人,都早早睡下了,也只有零星几人,在秦城内走动着。

    秦墨摘下面纱,缓了口气。

    将嘴里的白沫吐了干净,干呕了一阵,方才缓了过来。

    这白沫是秦墨用药草所炼制的,一路上他都含在嘴里,这股难闻的恶心味儿,把他也恶心到了。

    “秦老大,那边就是炼丹房。”秦小耗压低声音,小声道,“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炼丹房应该没人,卜算子先生应该回他房间休息了,不过你最好还是小心些。”

    “嗯,我知道了。”秦墨点头。

    秦小耗又和秦墨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他离开后,秦墨蒙着黑纱,继续前行。

    又是夜晚,还蒙着黑纱,若不是能用神识感应周围一些动静,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周围虽有几个明团之人,好奇的看了眼秦墨,他却也引不起多大的注意。

    大家都各自忙各自的,还没睡的人,基本都还在修炼,或是在打磨武器。

    秦城面积比神城还要大得多。

    秦墨七拐八弯,绕了好大一圈,方才找到炼丹房。

    这炼丹房是一个圆形的高耸建筑,就像一根如意金箍棒,屹立在秦城之中,算得上秦城内最高的建筑物了。

    神识,开!

    秦墨眼中一道金光闪过。

    他想要透过墙壁,看到里面场景。

    突然,感到眼中一股刺痛,神识下意识关闭,秦墨身影连连后退两步,捂住疼痛眼睛。

    这炼丹房四周,竟布置了一个强大的风水阵法!

    当神识想要透过墙壁时,一股无形的反噬而来,差点儿把秦墨弄瞎了。

    早听秦小耗说过,秦卜子不光精通医道,还是顶尖风水大天师,在华夏风水之中,站于顶峰的存在,能布置下此阵,却也看得出其风水实力,不简单。

    秦墨也懂风水术。

    眼前风水大阵,算是上乘。

    若想破开,恐怕还需要很长时间。

    秦墨本就是偷溜进来的,不能耽误太久,他拿出一根铁丝,硬着头皮,准备打开炼丹房的门。

    “你是何人?”

    突然,远处身后,传来一声轻飘飘的声音。

    秦墨惊得一个激灵,手中铁丝掉落在地,僵滞在原地,僵硬的转过头来。

    一位老者,俨然站在他身后。

    他手拿一把拂尘,穿着一身道袍,留着一撮山羊胡,眯着眼打量着秦墨。

    “我……我……”秦墨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他身子绷的紧紧地。

    已然是要暴露了。

    “是宗夫人吧!让您久等了,实在抱歉,快快里边请。”

    没等秦墨开口,秦卜子却露出和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