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小说 > 命运道标 > 第659章 范泛言-桃夭

第659章 范泛言-桃夭

作者:不要打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落♂伍÷小♂说 WwW.65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炒锅术,三千大道之一,单凭这个接地气的名字便可知道,这大炒锅术肯定不是什么可以奠定道基的核心术法。

    不过,大炒锅术毕竟占了一个大字,在某个维度上还是术中翘楚,傲视它法的。

    大炒锅术最能扛火,对火系术法有极大抑制和抗性。只要顶上一口锅,火就烧不过来,也烧不起来,魂力消耗是同等级的大柴火灶术的三分之一还少。

    当然,带大字的术法除了大沙包术都是魂力吃货,如果不是应对高等级的强力火系术法,辣还是用大沙包术这种全系防御的中庸术法来的划算。

    闲话少说,铠爷眼明手快,直接把自己和受害者家属扣在大炒锅下。

    这倒不是因为惹不起眼前这个疯女人才使出的保守战法,而是铠爷眼尖,一眼就看出这只赤焰凤凰还是个雏儿。

    雏儿的意思就是这只赤焰凤凰还处在幼时的叛逆期里,情绪极不稳定,逆反心理极强,如果采用对攻战术,万一打急眼了,原地爆炸都有可能。

    这就很危险了。太玄宗主唐御藏有句名言,作业不是作死,作文也不是作死。工作学习都是手段不是目的,刻苦认真是应该的,拿结果去成就过程大可不必。

    于是,在豆腐铺子的后院里便出现了一头幼生赤焰凤凰围着一口大炒锅肆意挥洒年少轻狂的浪漫景象。

    胡妖姬的第一步战略计划也是暂时的全部战略计划就此展开了。

    讲道理是讲不通的,胡妖姬心知肚明,只想着要带着胡三元的后裔离开这里,回到无遮便万事大吉。

    但是,淑女是不能爬墙的。

    又因为穿得是裙子,用飞翔术一类的高位离开方式,本能的感觉不妥。

    那就只有赶开挡住去路的神官,从门走。

    众所周知,神官都是保研的实力,如果不用出杀手锏,被纠缠上一时半刻,等到其他神官察觉,想走也走不得了,必须速战速决。

    于是,即便还没喂熟,胡妖姬还是把自己的本命凤凰放出来开路。

    计划很成功,如果大炒锅边没有站着一个人就是特别成功,胡妖姬笃定自己已经可以跑出庙街了。

    赤焰凤凰还小,自控能力也差,还处于吃饭掉饭粒、喝汤湿肚脐的呆萌阶段。

    凤凰的火焰冲在大炒锅上,难免迸溅出三五七朵的焰火。

    这焰火好死不死的就分给了梅尼亚克一朵。

    梅尼亚克封印修为有些日子了,单凭魂体对抗焰火,怕不跟冰棍一样的脆弱,一时间,梅尼亚克也慌了神,心虚腿软,悲凉绝望,眼神里写满了各种负能量的单词,幽怨的撇了同样有些措手不及的胡妖姬一眼。

    好在梅尼亚克算个有名有姓的龙套,火焰临身之际,一抹金光大盛,一挂大金链子当头刷下,直把焰火刷得星星碎碎,大金链子并着焰火一眀一寐间,眨眼便一同消散。

    好险,亏得还有条大金链子傍身,关键时刻真是给力呀。

    “快走!”胡妖姬揣起油灯,快步走过大炒锅,还不忘招呼一句大难不死的梅尼亚克。

    这特么算不算上了贼船吖?梅尼亚克无奈,索性破罐子摔到底。大金链子没了,封印也去了,梅尼亚克一道甲马术拍在自己腿上,又伸手一指,多咒了一道送在胡妖姬的裙裾上。

    俩人跑得跟斯蒂芬周和张转男似的,转眼间跑出了太玄城的西门。

    要说太玄城铠爷们的态度和效率真的没得说,电光火石之间反应极快,各自从三四里外的距离迅速迫近到一百二十米,三五位神官飘在天上,手掐法诀,马上就是雹子似的密集术法攻击。

    在太玄城里强闯私宅,掳人绑票,爆力扛法,这还了得!?三件里犯了两件那都是当场擊毙的下场,真以为王法是摆设咩?

    千钧一发之际,梅尼亚克和胡妖姬腿似风火轮,跑过太玄城外十里的界石。

    就听身后各种破开音障的呼啸声撕裂空气,将太玄城外十里的某个位置轰杀成一片焦土。

    梅尼亚克和胡妖姬连头都不敢回,又跑出三里才敢停下来喘几口粗气。

    两人面面相觑,都是后怕,耳朵里还嗡嗡着适才身后各种大威力杀伤术法的爆鸣声。

    十里城郭,越线就不是铠爷们管辖的地方了,两人逃出一命,好好的侥幸了一回大难不死。

    至于在泄恨般的术法轰击声中,铠爷们义正言辞的必将官方照会无遮的严正警告……再说吧,都是实在亲戚,御兽宗会护着我,我们的……小姐姐安慰梅尼亚克。

    “好好唠不行咩?你这活儿做的也太脆生了,连铠爷都敢伸量,你……唉,不说了。”梅尼亚克有些懊丧。

    “你觉着能唠明白?”胡妖姬不服气。

    “人都没了,就不能放下么?”

    “……没想过,我刚才只想着要带他走,问他为什么。”初逃大难,胡妖姬的心防亦有松懈。

    “这不是他。”

    “最像,答案也一定会最接近。”

    “只是问问,到时候问就是了,干嘛带走啊。”

    “不知道,我当时只想着带他走……等他出生,我会慢慢告诉他以前跟我说的他以前那些事,还有以后的事……”

    梅尼亚克摇摇头,“回头写封信,报个平安,别让人家当娘的惦念太苦……就当是去外地念书去了,隔上一年半载的,也放孩子回家去探探亲,你也看见了,他家里还有个姐姐还是妹妹来着。”

    “在无遮会比太玄更有出息。”

    “你现在心态不对,可能一直都不对,算了不说这些,咱回去后你把账先给我结了,我怕不够交罚款的,真追究过来你还得撑着我点儿。”梅尼亚克随口说着,脑子里却在想无遮律……自己这一趟回太玄帮凶的罪过有多大……反正要比在太玄城宽裕。

    “走吧。”胡妖姬说道。

    梅尼亚克点点头,“嗯,走吧。”

    “哪里走?不再多聊两句了?”

    一句话随风入耳,声至,人至。

    头一眼还是路尽头一点人影,第二眼便见一位宽袍大袖仙风道骨的长者到得身前,缩地成寸之术已然巅峰化境。

    “宗主?!”

    “太玄宗主?”